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次見聞令我明白和平之可貴。

看著草坪上停留幾隻白鴿,而我帶著滿肚子的好奇心想去一探究竟,渴望我的求知慾得到滿足。

終於結束為時兩星期的考試折磨,不用再挑燈夜讀,坐在考場抓破腦袋。我收拾著昨晚苦讀的歷史書,歷史課真是讓我又愛又恨,前者因為上歷史課如故事般生動有趣,正是這個原因成為一個歷史迷,但後者卻因考試而變得乏味產生的感受。這個下午的時間是屬於自己的,窗外的陽光照進書桌上,不禁想讓人到郊外走走,便上網查找到有關歷史古蹟的地方,找到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其為安葬第二次世界大戰殉難的軍人,開放給公眾人士參觀。既然剛考完歷史科記憶猶新,滿足觀賞古蹟的慾望,便決定開展一個人的旅程。

坐了幾程車,到了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入口有著一把長劍雕刻,象徵著軍人和士兵,不知是環境還是歷史影響著,讓我的心裏多一分沉重感,呼吸起伏變得緩慢起來。走進墓園,放眼看去是整齊排列一尊尊潔白的墓碑,踏進的一刻那數量和規模使我的嘴巴不禁張開,整個人待在了原地,內心的重量上升,像是有一顆發酸的梅子在嗓子裏,卻吐也吐不出來。雖然墓碑的數量遠遠不及在書本上提及第二次世界大戰死傷者數量之多,但是親眼目睹墳場內數千尊墓碑這種感情卻更加濃烈。

「吱吱......」 幾聲的鳥兒叫聲將我從無盡的負壓情緒拉上來,環視著身旁種滿綠草與鮮花,重新拾回探索歷史的求知慾,去摸索,去感受更切實的當年。也許是我一進來墮入自我的情緒太深,忽略了這脫離城市喧鬧,回歸到最原本的寧靜,也令到內心壓力得到了減重,生活壓力得到了治癒,漸漸得到了如釋重負之感。可是,想像到如今的一切,當初的烈士卻是無法享受得到,他們經歷砲火,經歷硝煙,只求保衛家園,守護腳下的這片土地,渴望迎接最光明的黎明。但他們堅守抗爭,沒有退縮,也沒有機會見證黎明的到來。只能在殘酷的戰亂完結,歸於美好和平之時,才擁有平和。

走在白碑間的小路,我發現有些已故的烈士當時的年齡與自己相差無幾。我仰望蔚藍的天空,飄著片片白雲,呼吸著自由的空氣,充滿著陽光,可以談自己的夢想,可以談自己的未來,可以作為學生的身分坐在課室裏讀書學習,增益知識,擁有的現在正正是因為生活在了和平的社會。然而,在旁邊的展板上說到,這些年輕的烈士們不單來自香港,更來自世界各地,可是年紀相仿,遭遇截然不同。看著展板上的圖片以及年輕的墓碑,嘗試切身代入著他們,當初忍受離鄉別井之苦,思念家人之痛,以及生死之未知數為了去面對戰爭的殘酷無情,抬起頭看望陰沉沉的天空,沒有曙光,砲火連天,畏懼被抓緊集中營,那時溫飽都是奢侈,更別論其他。這一場不和平的戰爭奪取了多少年輕人的夢想與未來。想像這一幕幕,鼻頭不禁地發酸,眼前的墓碑呈現出倒影,有著一份敬重之感,所以如今的歲月靜好,其實是前人的負重前行。

走回到入口處的紀念碑前,石碑上刻著「他們的名字活到永遠」,為了捍衛香港,嚮往著和平,這幫無畏無懼的英雄犧牲了自己,活在了歷史當中,並且因為他們堅持,才會有了重光,完結這三年零八個月的慘痛難受的時光。在日光得照耀下石碑安然地閃耀著。如今我們所想有著的幸福,繁華以及自由都源自前人的艱辛奮鬥,儘管歲月風沙侵蝕著石碑,可以卻不可以因此磨蝕掉曾經的歷史以及重光的烈士,沒有他們而無法鑄造成如今的和平。

香港從一個小漁村發展成為國際大都會,每日車水馬龍,城市海市蜃樓,如今的現代人忙著為生活奔波勞碌,卻淡忘了這串光影正是因和平帶來的安穩,現在我們擁有的一切並不是從天而降的,而是應該懷著感恩的心和尊敬之意去生活。和平不是以物質換取,以金錢衡量著,而是前人以血肉取得,現在接受著這份貴重是一份難以言喻的感激。所以歷史並非是讓其埋藏在歷史裏,而是燃亮了現代,並且應該被眾人所烙印在心裏。歷史並不害怕失去,像是古蹟,古董,而是害怕著人們的遺忘。

夕陽西下,橘黃色的日落照落在每一尊墓碑上,獲得了安詳恬靜,獨自的旅程不單單滿足親眼到訪歷史,更是在內心增添濃郁的尊敬的感受。隔著書本觀看歷史,根本抵不過親身來臨的情感和感受來得更加感同身受。和平不是必然,要懂得感恩珍惜,這份和平才得以長久。

原來時候不早了,草地上一隻白鴿咬著樹枝,拍打著翅膀高飛,向著那無邊無際的夕陽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