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我與你的最難忘

我慢慢地成長,而他們就慢慢地老去。但願時間過得再慢些,好讓我有時間陪伴他們。好似曾憶起,雨夜中迷茫的身影;似曾想起,燈光下眷盼的目光;似曾記起,為這個家勞苦的背影。

小孩時期懵懂的我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我努力地學走路,打開雙手探索著。跌倒對我來說是一次激勵,這個時候的我越挫越勇,跌倒也阻止不了我去探索這個新奇的世界。那時候,父母會焦急地扶起我,害怕我受傷。

青年時期朝氣勃勃的我對人生充滿幹勁,我年輕氣盛,對人生的挫折毫不懼怕,我知道未來的路還很長,那時候父母會叮囑我很多事情,但我只覺得厭煩、囉嗦。

少年時期的我如日中天,肩上背負了很多責任。我會在學業上遇到絆腳石,生活的瑣事令我喘不過氣來,但我只能咬緊牙關,振作起來。這時候,父母會關懷我,幫我打理家務,說一切還有他們。

人生每個階段父母都陪伴著我,事無大小都叮囑我。父親和母親的愛是不同的,因為方式不同。父親是默默付出地,他的愛是無聲的。母親在我迷茫、犯錯的時候,就用言語循循善誘地教導我。正所謂,「愛之深,責之切」。父母給了我無聲和有聲的愛,我感謝他們。

我從小喜歡跳舞,跌倒也是難免的,身上亦有從小烙印的傷疤,但這並不影響我對它的熱愛。只是爸媽,他們總覺得小孩子就得好好學習,在他們眼中,跳舞就是不務正業,多次反對我繼續跳舞,因為這事,我們吵了好多回。但後來我多次獲獎,他們也不好說什麼了。

中三那年,我在練舞時跌倒,「碰」一聲跌倒在地上,頓時腦海一片空白,就如晴天霹靂一般。我忍著痛楚自己搭車回家,一路上我想了很多,害怕因為這次受傷,爸媽再次反對我跳舞,更害怕以後我再也不能跳舞。疼痛和害怕不斷交錯在我的腦海裡,眼淚也止不住滾滾落下。下車後,我一瘸一拐地走回家,因為疼痛我走得很慢,也許也是因為我不想太快回家面對爸媽。打開家門就傳來媽媽暴躁的聲音:「你去哪了,現在才回來!飯菜都涼了,快點洗手過來吃飯!」爸爸只是默不作聲給我盛飯。我一瘸一拐地走過去,媽媽一下子就看到了,急忙問我:「你怎麼啦?」我也不知道怎麼的,眼淚又流了出來,爸爸立馬過來說:「受傷了?」我有些哽咽:「我說了你們可不要罵我。」他們微微點頭答應。我跟爸媽說了事情的經過,聽完後他們皺了皺眉頭,媽媽看著我的腳說道:「趕緊去看醫生吧,看上去挺嚴重的!」

後來爸媽帶我去了醫院,醫生說要留院觀察幾天。爸媽每天下班後都來探望我,還特地回家煲湯給我送來醫院。我心裡真的好愧疚,十幾歲什麼忙都幫不上,只是給他們添麻煩。跟我想像的不同,他們一句都沒罵我,這讓我更加難受,心裡越發內疚。幾天後,我的磁力共振報告出來了,雖然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但心裡還是像數百隻螞蟻侵蝕般疼痛。醫生說膝蓋的骨頭碎了,一定要做手術,媽媽眼淚就流了出來,跟醫生商量著手術的事情,爸爸站在旁邊一言不發,但是眼眶卻泛紅了。我什麼反應也沒有,面如死灰地躺在病床上,腦海裡不斷地重播前幾天盡情跳舞的自己。我再看看面前的左腳,它已了無生機,變得很陌生,整個膝蓋腫腫的,好像不是我的腳一般。

手術那天,我真的很害怕,從小到大都沒進過手術室,這裡的一切既陌生又冰冷。但我還是靜靜地等候著,沒有把恐懼表露出來,怕爸媽擔心我。不久,我被推進手術室,裡面銀色的機器發出讓人害怕的運作聲音,數個戴著口罩的醫生像沒感情的機器人,手術燈刺痛著我的眼睛,讓我睜不開眼,看著也害怕,我乾脆閉上眼睛。冰冷的針頭刺進我的皮膚,麻醉藥緩緩地流入血管,我的意識漸漸模糊,瞬間猶如一具冰冷的屍體。時間好像過來很久很久……

一醒來,我眼前的一切還是朦朧的,身體動彈不得。家人的關懷圍繞著我,我沒力氣說話,但滾燙的眼淚順著我的眼尾流了下來,我冰冷的身體瞬間有股溫暖環繞著我。

那天晚上,爸媽連夜照顧我,徹夜未眠。媽媽時不時問我痛不痛,臉上掛著擔心,眼裡佈滿血絲,樣子十分憔悴。爸爸在旁邊為我削水果,鬢角邊有一兩顆晶瑩剔透的汗水。快天亮的時候,我模模糊糊地睜開雙眼,媽媽眼角還殘留著眼淚,爸爸坐在凳子上睡著了,眉間還微微緊皺著。我看著他們,想了很多事情,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媽媽也睡醒了,她立馬低頭問我傷口怎麼樣。轉頭囑咐爸爸回家煲湯給我帶過來,我心裡有些感動。爸爸收拾東西,就轉頭出了病房門,他那疲憊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我的眼前。媽媽在跟醫生商量著我康復治療的事情,她有些駝背,這幾天竟長出幾根白髮,肯定為我的傷擔心不少。

在我康復期間,爸媽對我無微不至,傷勢好得也很快。醫生說以後還可以跳舞,不過要留意些,爸媽也沒有阻止我,只是讓我注意自己的腳,別再受傷了。爸爸還給我買了護膝,他雖然不會安慰我,說動人的話,卻總是默默地付出。從此以後,我明白父母的愛是偉大的,他們也是第一次為人父母,卻把所有關愛都給了我。父母是這個世界上最無私付出的人,也是一生之中最疼愛我們的人,只有他們不求回報,甘願將所有都奉獻給子女。因此,我們必須報答父母,盡兒女應盡的責任,孝順、感謝他們。

所謂「羊有跪乳之情,鴉有反哺之義」,禽畜如此,作為人類也更應有盡孝之念,莫等到欲盡孝道而親不在,最終留下人生的遺撼。我們要把握現在,從身邊的小事開始,去感恩父母,回報父母,以盡作為子女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