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父母的心聲

每個父母對子女的態度都各有不一,有些可能會表現得關心著緊,希望能養育成出色的人才;亦有肯可能會表現得熱腸冷面,以子女能學會獨立為目標。然而,無可厚非兩者的出發點,都是因為愛惜孩子而作出的行動。

從小,成績一向平平無奇,父母也沒有怪責或懲罰我,不過自升中後成績便一落千丈,才意識到發奮圖強,現在總算回到平常水準,但亦因此開始對學習產生了執著,堅持要取得心目中的高分數。

中一的兩次考試前夕,總會有一個披頭散髮身影在家𥚃,動也不動,身旁被不少書本包圍,左手把桌上的書左翻右翻,同時,右手不忘提起筆不斷抄,每天日複日。我期望如此便能穩站在校內屬於優異成績的學生,最終兩次考試成績都是排行全班第四名。但在父母細心觀察下,發現我精神欠佳,經常打瞌睡,在家𥚃自然睡著的情況越來越多,他們因而勸導我在下一次考試時,盡力而為即可,無須給自己過度壓力。他們亦提醒我在閒時更要緊記休息,父母一定會支持你,若考得沒有預期理想的成績,下一次努力便可,父母對你的期望,只願你能開心快樂讀書,而不是盲目追求分數。原本是一個甚為溫馨的舉動,卻被無動於衷的我聽而不聞,心聲若不能考上頭三名,便代表我還未盡全力,亦代表沒有吸收完整的知識,未達到要成為設計師這個理想的最低門檻,第四名,這根本不是我心目中的要求!

此刻,正在準備溫習中二級第一次考試的我,背脊貼著椅子,仰視天花,打算給腦袋休息一下,腦海卻不由自主地想起家人勸導我的說話,思想亦克制不住地回憶以往。小學時,就家人會要求我參加補習班,當時內心的厭倦與憎恨蓋過一切的喜愛,只希望逃離補習老師的魔掌。現在,若不是參加了補習班,也不會學習到課外知識以及解決不了功課上的問題,此舉動若不是源於家人對我的疼愛和關懷又會是甚麼?

仔細回想,父母以往勸導我的說話,似曾相識的感覺猶如小時候曾經聽過父母對姊姊說過。姊姊因考會計師專業考試的事,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合格,心情自然沮喪不堪,所以父母馬上安慰她,而我當時雖年幼,但雙眼看著父母慈祥的臉孔,輕撫姊姊的臉龐,熟悉的情境,千言萬語,百感交集,眼角不禁流下眼淚。以往我因讀書壓力大而擔憂,父母不就是用這種方法來安慰我嗎?他們如此著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我怎可以忍心這樣對他們?

經一事長一智,回想以往父母對姊姊及自己所作出的行為,由父母說出的肺腑之言,出自他們內心的話語,希望我可以以身體的健康為先,莫以成績為生命中最重要事物,施壓給自己。當時並沒有回應父母的心意,令我後悔莫及,從此,我許下承諾,一,會開心快樂讀書,不會盲目追求分數,成為父母的尊屬「開心果」;二,不再愁眉苦臉讓父母擔心,因為他們對我的支持以及鼓勵,這份感情是無可取替。我亦會堅持自己的理想,成為一位設計師,努力不懈堅持到底,遇到困難會樂觀面對,因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冰要結成三尺厚,亦要經過長時間日積月累,非一日即可,追求理想也要這樣般的毅力。對你們的承諾,我一定會作出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