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之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歌聲繚繞整個禮堂,同級師生肩搭肩,唱起了歌,互相送別學生生涯的最後一天。「一杯酒」......聽著這句歌詞,彷彿聞到了醇厚香濃的酒味,那是大家的友誼,是經過時間的沉澱與磨練後散發的香氣,我不禁被大家的歌聲和歌中的字句感動。

因為我的年少無知,衝動莽撞,我與初中時最要好的朋友小瑜吵架了。這場鬧戰來得莫名其妙,我和小瑜無緣無故地就冷戰起來了。那時的我十分不解,她為什麼不搭理我,又不找我聊天,而每次看見她和其他同學聊天,那其樂融融的樣子,與獨坐在課室的我簡直是天淵之別,彷彿舞台的聚光燈都匯聚到她們身上,而一旁的道具人只能以黯然失色襯托她們的耀眼奪目。內心很不是滋味,但又無可奈何,只能把它藏在心裏,鬱鬱不樂。

然而,在新一學期,我和小瑜被分到同一班,經過她的座位時難免會碰面,甚至對視,我們都會撇頭裝作看不見來掩飾尷尬。自從我與小瑜同班後,我心坎上鬱結似乎又變大了,每段字句彷彿連成一條鋼索,把我心頭勒緊,與她碰面時更是如此,每次的目光注視到她臉龐,心中的思緒紊亂,混亂得又一次打翻了酒瓶,酒流出了不少,香氣也逐漸揮發掉,令我對她的印象愈發模糊。

而在考試後,老師邀請了我和小瑜演講致謝詞,繩結間緊密聚集令我難以忘記那曾清晰卻模糊的影像,我的心情變得更加沉重,但我實在不懂得如何再跟她相處了,再次共處,只怕我與她之間的互動會令場面到達冰點,接踵而來的難題,實在令我心力交瘁。

某天,在我準備演講詞時,我翻開了同學們的紀念冊,在留言板上的字句都是一些昔日只有彼此才領會的笑話,正當我準備翻到下頁之際,我瞥見一句正字圓腔的字體,寫著「朋友相識,貴在相知,朋友相知,貴在知心」,原來是陳老師的金句名言,他不愧是我的良師益友,這番話,一語驚醒夢中人,拍醒了沉睡的我。其實我與小瑜的情誼只停留在相知,亦是因為我們之間相知不夠深,所以才被誤會瓦解我們之間的橋樑,因此,我決定籍這次演講準備,與小瑜化解這場誤會。

在禮堂,我和她都默不作聲,像是被椅子釘住手腳一般,拿著講稿的我手心不斷冒汗,可我這次不能退縮,解鈴還需繫鈴人,我內心加固的繩結終要被打開的,我鼓起勇氣,對她說:「我們互們練習對講稿吧。」,然後把紙遞給她。「我覺得我們還能是好朋友,這中間肯定有發生誤會,我能告訴我嗎?」她聽出不是稿上的內容,抬起頭看著我說:「就是…...因為你那時經常發脾氣,又只顧跟其他朋友聊天,放學也不跟我一起,我只是覺得,你不需要我。」她的話,她的面龐再次映入我的眼眸,瞬間清晰起來了,我向她真誠地道歉,她說其實她已經不生氣,只是沒勇氣再找我聊天,我才發現,原來彼此心里都一直有對方的,其實我和她相知對方,卻都不敢踏出一步,走進對方的心,互相了解彼此。

現在我踏出了這一步,我和小瑜和好了,而在我心坎上那個結也終於解開,不再如膠似漆地貼在一起。過去的我確實是年少輕狂,更不懂得珍惜朋友,常常「有事鐘無艷,無事夏迎春」般對待小瑜,其實她十分看重我,可我卻不以為意,忽略她的感受,在以後的日子,我定學會身同感受,顧及身邊朋友的感受。

在典禮上,我和小瑜的演講十分順利,輪到校長上台;「很高興這屆學生無論在成績或操行都表現良好,而一些同學的情誼,我眼見也十分堅固,希望以後你們還能保持,因為世界很大,相遇很難,相知不易,而當你們遇到一段真摯的友誼,是不會輕易被時間淘洗盡的......」聽到這裏,我抬起頭,與小瑜相視而笑。

最後,合唱團上台,又唱起了那一首熟悉的歌,我閉眼慢慢回味著歌詞。友情在酒瓶裏發酵,縱使歷經多年,它仍醇香依舊。也猶如起初朋友的相知,不過只是淡而無味的清酒,所以我們需經過互相了解,成為知已,那酒香才會愈發濃厚。希望我與小瑜亦能由相知的這個階段,走到知心,最後成為無話不談的知己。

經過這一本紀念冊、一句發人深省的話、一張講稿,我深深體會朋友的得來不易,每段友誼都需要時間培養。慶幸有這些事物,它們悄悄地把結逐漸拉成一條直線,最後終於把我的心結解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