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人生中總會參與過各式各樣的活動,而每一次的體驗亦會帶來不一樣的體會。人總會有迷惘的時候,但活動總能教曉我們待人處事,豐富我們的人生。

大江東去浪淘盡,聽著海水拍岸的聲音,水花四濺,在沙灘上被微風輕輕吹過,舒適寫意。本來到沙灘遊樂倒算是樂事一樁,但張開雙眼,卻是一片堆積著垃圾的「汪洋大海」;小孩隨地扔掉一款又一款零食包裝的外套,令沙灘變成了「堆填區」,而這一切映入眼簾的景象卻換起了我對兒時點點滴滴的回憶……

自小的我是一名欠缺公德心的人,在逛街、效遊偶爾會有找不到垃圾桶扔掉垃圾而有感耐煩,繼而隨地亂拋垃圾;在餐廳用餐時,亦會為毫不忌諱的把自己用過的紙巾放在餐盤上,從未想過自行處理自己製造的麻煩,或許是當時的思慮未熟,認為只要把鎖碎的事務遺留下來便會有人為自己處理、解決,從來都視這些的便利是理所當然,未曾有半點的慚愧與自責。

還記得那年的我是八歲。有一次,饞食的我如常放學乘搭巴士,當時我一邊安坐巴士,一邊把我手上的「戰利品」打開,令車廂隨即飄起香氣撲鼻的芬香,儘管在眾目睽睽之下乘客不約而同的注視在我的身上,我仍沉醉於自己的世界,樂在其中,不理世人的眼光,「嚓嘎嚓嘎」的咀嚼手中的蘋果,更把蘋果芯放在座椅間的空隙,即便乘客鄙視著我,責罵我,我仍理直氣壯的說道:「清潔垃圾是清道夫的責任吧!」,頭也不回便下車走了。

或許對我而言,方便自己是最為重要的,因此從小要我協助他人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然而,自升上高中後,在朋友多番的邀請與施壓下,並非熱衷於社區服務的我雖有抗拒,但是我那堅決的想法仍敵不過朋友的「念咒」,繼而勉強投身公益少年團,並奉上我的第一次—清潔海灘。

烈日當空,陽光熾熱。常人到沙灘不是遊山玩水,便是享受閒適的時光,而我卻在朋友的催逼下不情願地走進那黑暗的時光—服務及回饋社會。當刻的我雖有拒絕,但心想:遊人到訪不是暢泳便是聯誼,難道會有許多的垃圾遺留而要善後嗎?那時沾沾自喜,幻想到在沙灘也能融入旅客的一分子,看見了前途的一片曙光。

縱然如此,身為公益少年團的一員始終要履行當初參選活動的承諾,開展清潔沙灘的艱辛旅程:我們一羣同學拿著一個垃圾膠袋,戴著一雙手套、拿上一個箝子,為的是要撿起那破壞自然景觀的物品,過程中,我們一邊拿起那酸酸臭臭的食物,一邊用手掩著自己的鼻子,在那熾熱焗促的環境下,默默地沿著海攤撿起了不同的廢物,少則有紙巾、口罩、膠樽;大則有背包、沙灘𥱊,就連野餐剩下來的雞腿骨也能拾起,可謂應有盡有,因此在這遍佈垃圾的堆填區中,滿有抱怨的我們只好孜孜不倦地撿起那數之不盡的垃圾。

汗珠一滴一滴的從前額滴下來,把我們勞心勞力而留下的汗水與無盡的江水編織而成,看不見前路的終點,因此在這厭惡的工作中,同學們紛紛抱怨辛酸,露出一副愁情的臉孔,皺著眉頭的努力服務。

怎料,在我們快要昏迷之際,遊人卻將吃剩的廚廚餘及飲料隨手拋到沙灘。我們見狀有感憤慨,欲灌輸污者自付的原則,本是用心良苦,但反過來卻被受那人責罵,更強詞奪理:「清潔垃圾是清道夫的責任,他們有薪金,當然有清潔的責任吧!」無奈的我聽見這句似層相識的話語,又再次喚起了我對兒時在車廂裏不負責任的回憶與愧疚,覺醒到人的自私自利。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句話街知巷聞,但真正了解這句話的卻廖廖可數。無可否認,人總會抗拒肩擔自己的事務,甚或把責任推卸在他人身上,但是活動後我才深明把自己的責任轉移在他人身上確實是不負責任。現實社會中,我們經常為著一己私利,而將自己的快樂建築於他人身上,作出損人不利己的事,但歸根究底,主要是基於我們的懶惰、逃避才促使這個現象的出現,假若我們能控制自己的私慾,學習安守本分,豈不是可以令到人際間少一點的紛爭,社會能更加隱定嗎?

從微不足道的一次清潔沙灘活動中,足以使我們看見推己不及人的寶貴。或許以往的我幼稚、才會口出狂言,對於自己製造的事端不理不睬,但親身經歷過後便會有所感同身受,明白為求達到自己的私慾而將痛苦加諸在他人的滋味,是傷害他人,違反仁德的行為。

孔子曾說過:「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即是人應要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但鑑於普羅大眾都是以自己的便利為前提,無人願意吃虧,漸漸人便因而失去了推己及人的初心,變得冷漠,變得無情。假使我們能在這個人主義的社會學習分享愛,學會以義行事,以仁為本,多做合宜的事,人便能互相遷就與協助,亦能互相體諒,使無形的衝突會被愛的感染而淡化,也就是愛,我們會願意付出多點,願意克制慾望,願意將心比心,把人類對和諧的嚮往體現出來。

也許以前的我並未覺醒,但是次刻骨銘心的體驗教我慚愧,催我自新。原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是多一份的無私,少一份的自私。只要通過愛,通過發揮與生俱來的仁德才可實踐出來。

再次回望著那一片的堆填區,看見人的不自律,我毅然以愛行事,再次拿著箝子把垃圾拾起,拾起那一份推己及人的精神,為當初失去了的初心作出彌補,把這片美麗的後花園修復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