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

  • 作者: 朱敏玲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0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鈴鈴鈴,我緩緩睜開眼睛,空望著天花板,腦中仍回味著剛才的美夢,久久未回過神來。還沒待我完全清醒過來,耳邊便傳來一陣急促的叩門聲,我這才緩緩起床。

原來是母親來跟我說生日快樂,我用微笑代謝,等待著母親離開。然而,只見母親站在原地,粉紅的嘴唇張合著,張開嘴,又閉上,好像有什麼話要說,但最後什麼也沒有說出來。我見狀,便主動問母親怎麼了,她才慌張得像上課打瞌睡的同學被老師捉到那般地支吾道:「那個......今天是你生日嘛,你今年......要與朋友外出慶祝嗎?還是會留在家裏慶祝?」然後眼神又再次遊離,手指不斷摳著門,不敢直視我,彷彿我是洪水野獸,下一秒便要把她吞樸似的。我爽快地答應了,反正疫情嚴重無法外出。沒想到母親一副中了彩獎的模樣,愣在那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接著眼裡光芒四濺,像一團迸濺的火花,一張臉慢慢綻放成了一朵花兒,然後回了句好便離開了房間。

母親離開後,我便無所事事地躺回床上。細想一下,今年還是長大後第一年留在家中慶祝,過往忙碌的生日似乎變得休閒,彷彿缺少了什麼。是朋友的身影嗎?是朋友的祝福嗎?是朋友送的禮物嗎?落寞的心情將藤蔓般纏繞在我的心頭,讓我心煩不已。我的視線在廣闊的房間遊離著,希望能尋找到填補我空虛感的玩意,最後停留在角落堆積的那堆生日禮物。我隨手翻開朋友過往送的生日禮物,有生日卡,有水晶球,還有許多手作禮物。

這個水晶球是去年與朋友慶祝生日收到的,生日那天,狹小的房間擠滿了人,朋友提著大包小包的禮物,五顏六色的包裝與點綴房間的絢爛小燈泡成對映,熱鬧得很。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生日禮物,彷彿朋友們的碰杯聲,談笑聲和拍手叫好聲仍在耳邊環迴不斷,空虛感漸漸被眼前的禮物填滿,原本酸溜溜的感覺開始減退,窗外的蟬叫聲彷彿也在為我唱生日歌。但心中仍有絲落莫,抹不走,忽視不去。剎那間,眼前的禮物變得像棉花糖一樣虛無,雖然甜美的讓人留戀,但卻像沾了水的棉花糖消逝的如此之快,空虛感再次捲土重來,像荊棘般侵佔了我的心,無論我如何掙脫,也像被牢牢困在籠中的獵物無法掙脫出來。過往與朋友共度的那些美好時光也像海市蜃樓般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無盡的失落。

門外傳來陣陣飯香,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放下手中的禮物,跟隨著香味來到廚房。母親早以準備好飯餸,平日遲歸家的弟弟也早已在旁正充當著小幫手,在一旁擺著碗筷,忙碌的身影交錯著,在鵝黃色的燈光映照下顯得分外的溫馨。桌上只有簡單的四餸一湯,與平日的晚餐沒有分別,只是中間多了碗長壽麵,那是母親每年都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也是每年我都會忽視掉的禮物。飯桌上沒有親朋戚友,只有我們一家人。平日不善言辭的父親不斷往我碗裏夾菜,大有一股要把桌上的飯餸都夾到我碗裏的模樣,彷彿用行動向我道聲生日快樂。父親總是那樣默默地為我獻上所有,獻上他無言的愛。我的心彷彿被眼前熱騰騰的飯菜所溫暖,那束縛我已久的空虛感也漸漸消失殆盡,這餐簡單的生日飯好比一把小刀把那些纏繞在我心頭的荊棘全都割開。

沒有五彩斑斕的燈光,只有淡黃色的燈映照著飯桌上的四人,沒有堆積如山的禮物,只有一碗清淡的長壽麵,沒有諸多的朋友,只有最重要的四個人,沒有奢華的派對,只有簡單的一餐生日飯。原來,只要一餐與家人共度的晚飯,便勝過過往與朋友大肆的慶祝。飯後,我們一家人拍下照片留念,照片中的我笑得比過往更加燦爛、更加純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