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走在大霧中

  • 作者: 蔡嘉穎
  • 寫作年級: F4
  • 寫作日期: 2020-3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披著黛青色夜袍的遠山漸漸褪去了羞澀,早晨的雲兒飄蕩著幽幽身影來到了山林間。柳樹羞澀的低垂著頭,卻也毫不掩飾它那搖曳的身姿。柳樹享受著那縷初升的晨光,即使它十分微弱,甚至看起來好似若有若無,但世間這一切,無一不被晨光所籠罩。晨光熹微,柳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綻放出無比燦爛的笑容。是啊,光明來臨,也是希望的來臨。

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在道路上張望著,她似乎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也彷彿漫無目的,眼中滿是迷茫與彷徨。但她的腳步從未停歇,一步,兩步,三步,卻僵硬得令人害怕,總感覺她背後有無數雙隱形的巨手在推動她前進,無論前方是萬丈深淵或是荊棘遍佈,她都沒有選擇的權利。只知道一味地走,向前走,不能停歇。

走著走著,她進入了一片森林裡。天空被高大的樹木枝條割成了一綹一綹的藍綢緞,斑斑駁駁的晨光散射下來,隨著樹葉的曳動而眨著詭秘的眼。薄霧繚繞,似白紗般的柔柔地漂浮在空中。「咦,這是霧嗎?」這位從未做聲的少女講道。她驚奇地睜大了雙眼,猛地向前一抓,當然,什麼也沒抓到。有些東西即使是近在咫尺,但怎麼摸也是徒勞。一陣一陣的濃霧像濕了水的羊毛團兒般沉重地湧來,翻滾起伏,且互相追逐,像是險惡海面上的波濤,佔據了少女所有的視野。一步,兩步,三步……即使她分不清東南西北,辨不明四面八方,她仍要繼續朝著森林深處走,瘦弱的身軀在不停顫抖,訴說著她心底的恐懼。

頃刻間,她感受到天地之大和自己的渺小。

灰黑色的濃霧帶著不尋常的氣息彌漫了整個山林,陰陽對調,分不清白天與夜晚。「呼!」一陣強勁的狂風捲席著一團巨霧向少女飛去,與地面碰撞擦出的火花表明了不善的來意。它們的目的十分明確,就是將少女也捲席進這巨霧之中,這種突如其來的狀況令她不知所措,也無法反抗,甚至,她沒有試圖反抗,隨著幾滴晶瑩的淚水落到地上,少女消失不見了……

巨大的迷霧把少女吞噬掉了,突然,她陷進了一個鐵質囚籠裡。放眼望去,她只能看到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在這濃霧裡,除了她自己,還是自己。「啊啊啊啊!你是什麼鬼東西?」無論少女問什麼,怎麼發瘋大叫、怎麼絕望大哭或怎麼瘋狂晃動囚籠,對面的自己沒有給她任何回應,看到的只是一張似乎風平浪靜的臉。深深的恐懼將少女折磨得接近崩潰,她開始思考自己進入森林的原因。但從一開始,她已經什麼也不知道。她不知道為何受人控制一定要不停地走,不知道自己該走向何方,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也不知道一定要奮力反抗。

一個輕飄飄的目光將思考中的少女拉回了「現實」,對方從下往上不屑地、輕蔑地掃視著少女,像是在看跳樑小丑,眼神中無盡的鄙視與嘲諷。「原來,你也不過如此嘛!看來我們的位置很快就要更替了,憑什麼是你這種人活在外面的世界裡?真是太可笑了!」少女對上了她的眼神,瞬間讀懂了眼裡的一切,看著另一個自己,她已經明白了自己缺失的是什麼。

她缺失的正是「覺悟」。丟失了「覺悟」彷如在霧中丟失了舵的船,不辨方向;只有抓緊它的人才能在迷惑中開闢出新的道路!迷失自己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機會來臨卻無法清醒,更可怕的是沒有機會讓自己覺醒。慶幸地,少女掙脫了迷霧的屏障覺醒了!她抓住了自己的機會,不用再受人擺佈而行動,能在困境中獨立思考,因為她有了「覺悟」。

和暖的晨光慢慢從枝葉間透出,驅散了所有霧氣。這是光明,這是希望!她,走出了大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