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

  • 作者: 羅悅珉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0-10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晶文薈萃 十優文章

以龍鳳裝飾的桌子上放滿了各種珍貴的山珍海錯,鮑參翅肚、豬牛羊鵝不在話下。桌子兩旁座無虛席,男人們舉杯暢飲,一個個醉得臉頰漲紅,張牙舞爪地耍著不正宗的醉拳,女人們載歌載舞,抱著琵琶與柳琴彈奏歡快的樂章,把平凡的居室變成了歌舞伎劇場。「恭喜恭喜,又升官了,你前途必定無可限量啊!」叔公喝醉了,搭著我肩膀,鼻尖湊到我掌紋前搖頭晃腦說道。他與我碰了一下杯,「這可是你買回來的上等美酒啊,多喝點多喝點!」說罷又往我空了的酒杯斟滿了酒。我仰頭一飲而盡,卻無法體味美酒的香醇濃郁,只有苦澀辛辣的酒精味在我喉嚨間徘徊。於是我趕緊吞了一口鮑魚,只有水一般的味道在我味蕾蔓延,絲毫吃不出其所謂鮮甜。宴會上,他們彷彿置身於與世隔絕的仙境,毫無顧忌地揮霍著金錢與活力。而我只是活在塵世的凡人,安靜地坐在陰暗的一隅,不配擁有當下光景的歡愉。或許我才是與世隔絕的異類。我無聊地搖晃著酒杯,酒中泛起的漩渦把我扯進記憶的深海,提醒我這杯美酒是如何得來。

「只要把他除掉,縣令的位置就離你不遠了。」對方邀我碰杯,他臉上陰險的光芒就像金碧的酒杯一樣刺眼。我滿腹思索,在道德與利益間不斷盤桓。最後,我伸長手臂,兩隻酒杯中間發出鏗鏘的聲音。「好,慶祝我們前途輝煌,乾杯!」「乾杯……」我小聲囁嚅,努力鎮定劇烈顫抖的手,把酒灌進嘴裡。腦中想象時任縣令將會被殺的景象,我這雙將要沾滿鮮血的手便抖得更厲害。羞愧像杯中的酒灑落,濕透我全身。

叔公再次毫不吝嗇地斟滿了我的酒杯,手中驟然的重量把我拖回現實。凝視這杯用人血換來的酒,感覺自己的臉頰與酒醉的叔公一樣漲紅,但我清楚,這股通紅與燙熱並非由醉意引起。

這麼一想便有些反胃,趕緊溜出外面喘口氣,耳根終於稍得清淨,看來屋內的喧囂不屬於我。屋旁栽滿了因我無暇打理而枯萎的黃花,我摘下一朵,深感抱歉疏於照顧,掛念家鄉的那片不知枯黃還是青翠的田園。看來身為凡人的我,還是比較適合遠離屋內燈紅酒綠的喧囂,與黃花作伴。我坐在檐廊,靜待大家醉得不省人事、陽光灑落土地時,回去屬於我的地方,把枯萎的黃花與仙境的浮華永遠埋葬在泥土下。

翌日,回到我熟悉的地方。田園依舊青翠,黃花依舊燦爛,一切如故。我終於擺脫了作繭自縛的仙境,回到了凡間。我摘下一朵黃花插在髮髻上,把自己變成了歌舞伎演員,在一片鬱蔥中載歌載舞。我不需要琵琶與柳琴配樂,只需要悅耳的蟬鳴和清脆的杜鵑與我為伴,打造屬於自己的舞台。我不喜歡誇張的排場與筵席,我只享受個人的孤獨與寧靜,為慶祝真正無可限量的前途而雀躍起舞。

存放在櫃子裡的酒依然清澈。它不是只能在宴會中享用的高級美酒,只是小攤中用幾文錢買來的便宜俗酒。「恭喜恭喜,慶祝我輝煌的前途,乾杯!」我自然自語道,與自己碰了杯,仰頭一飲而盡。味道固然不及貴酒濃郁,卻沒有刺鼻的血腥味,只有清淡的甘甜。破爛的木桌上放著一碟蘿蔔乾作為下酒菜,相比起鮑魚之類固然寒酸,卻是何等美味。我夾了幾條放進口中,鮮甜與酸楚在味蕾交叉跳躍,使我的心也隨著躍動起來,身體不自覺地手舞足蹈。

酒意酣甜中,身體變得像池水上的魚糧一樣輕。低聲吟唱,舞動身體,忽然就舞到了天上去。那片屬於我的仙境,有聖賢與我遊玩於花園,一邊跳躍輕快的舞步,一邊享受花香的清幽,一邊慶祝歸隱的歡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