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然回首

  • 作者: 林可馨
  • 寫作年級: F4
  • 寫作日期: 2020-1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小時候的我便對色彩繽紛的圖畫非常感興趣,對它們的多變性感到著迷。可當我被問及平日餘閑喜歡做什麼時提到「畫畫」這個答案,父母的臉色卻一片鐵青;那時候我並不明白為何他們會有這種反應,但聽著那些一年也見不了兩次的親戚,在起勁的炫耀著自己每天學習到十點多的孩子時,我好像又隱約懂得了什麼。

童年時期總會被問的幾個問題,無非是有關夢想、未來的職業、目標之類的,那時候我總看著身旁的同學快速的寫下律師、醫生之類的答案,然後得到老師的讚賞。可是,我卻遲遲無法下筆,反正我就是沒有什麼遠大的志向,對看似遙遠的未來也感到迷茫。如果每天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偶爾畫畫幾幅畫,生活就已經很好了。我曾表示想成為畫家,可父母說這是不切實際的想法,將來不會有什麼成就,也賺不了多少錢。我不希望被人看不起,於是提筆在紙上寫下一些有出息的職業,我知道那種回答總不會錯。

或許這個時代的孩子總是無法逃過各種補習班,我也一樣無法倖免。當我坐在課室裏,看著面前的空白練習題,思緒好像也一起變得空白,當下只想在各種冷冰冰的圖形上加上幾筆,使它們變得不再死板。可是,當我真的這麼做了,換來的卻是補習老師向父母的投訴,以及父母無奈的嘆息。我不明白,我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而已,為什麼總是不被允許呢?

轉眼間,小學六年光景要到盡頭了,父母開始擔心我的升學問題。其實比起其他同學,我對這個所謂萬分重要的人生關鍵點的到來,並不太緊張,甚至可說是全不在意。然而,父母似乎察覺到我冷漠的態度,覺得不能讓我再這樣放任下去,於是哄我說若我能考上他們心儀的中學,就同意讓我學習繪畫。我對這個獎勵無異非常心動,從未有過什麼目標的我竟也一改一貫的懶散,認真的對待這個人生關鍵點,雖然我認為它關鍵的原因與其他人不太一樣。

最後我成功考上了父母心儀的學校,正式與懵懂的童年時期告別。之後,被補習班及課外活動填滿的時間表撲面而來,使我無法分出精力和時間學習繪畫,可父母對這個狀況十分滿意,認為我總算開竅了,不再每天無所事事,人生終於走上了正軌。聽著親朋好友們亦真亦假的祝福,看著父母驕傲的表情,我卻不知這究竟是不是我想要的。隨著年齡的增長,當年努力的原因似乎也被我漸漸遺忘了。

很多年後,我成為了人們口中的成功人士,有一份待遇優渥的工作、美滿的家庭,偶爾回想童年的經歷,也會有些許慶幸當初父母的決定,或許這就是他們說的「你總有一天會感恩的」,也對,或許這才是所謂的成功人生。這時,一陣輕快的腳步聲打斷了我的回憶……

「媽媽,你的夢想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