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凡的童年

相信大家都經歷過童年的時光,可能你的童年時愉快的而無憂無慮的,可能是悲傷而深刻的,又可能是平平凡凡的。無論大家是過得怎樣,我認為童年的時光是人生中最快樂的時期了,這些回憶是不是一直都徘徊在大家的腦海中,時不時冒出來勾起了你的記憶呢?我自己也不例外,都擁有著一個不平凡的童年陪伴著我。

我那一個兒時的童年回憶是很模糊的,但是有些畫面卻十分深刻而很珍重,而每次回憶著時都會讓我驟然而笑。當我自己腦海每次回想著時,都會想起那時候那種無憂無慮、怡然自得的生活,每天和最好的朋友到公園玩耍,沒有功課的負擔,沒有考試的壓力,亦沒有老師的訓話,那時候的自己還是個天真無邪的小孩,每天嘻嘻哈哈的日子便陪伴了我三年了。然而當中有一些十分深刻的畫面直到現在都是讓我記憶猶新的......

記憶追憶至我幼兒園二年級時,在一個火傘高張的暑假,猶如祝融為禍般,熱得讓人無法自拔。但是這炎熱的天氣卻沒有當時十分好動的我到公園玩耍。當我還未走到公園的游樂場時便已經聽到一陣歡呼鼓舞的嬉戲聲微弱地傳進我的耳蝸裏,每次我都會叫母親加快脚步,好讓自己可以快點去到公園,但母親都不緊不慢地走著,所以我都會牽著母親的一雙手急速地跑到公園裏,不願浪費每一秒的玩耍時間。每次我進到公園的時候,我都會第一時間看看到底哪個「大話精」失約沒有去公園。其實在那時候的小孩都是沒有手提電話的協助,都靠口述與對方聯係,根本不像現在有電話的幫助,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漸漸變得機器化了。而我和我的朋友也不例外,都是靠著這簡單的口述提醒對方去公園玩耍,這點是我童年中十分深刻而別具一格的聯係方式。

然而,我的童年時光當然有很多紛紛不一的集體回憶還在歷歷在目。例如我們最經常玩的「捉伊人」,相信是大家童年時必定有玩過的一個游戲。每次當「鬼」時都像一個瘋子般去追著別人,心裏抱著一副心急如焚的心態去捉人,彷彿自己已變成行尸走肉般身不由己了;但每次當「人」時就會感到忐忐忑忑,總覺得自己將面臨死亡般。而我認為這個游戲為何讓我們樂此不疲的原因是這游戲無論你擔當什麼角色,你每一分每一秒都會感到膽戰心驚,當「鬼」害怕捉不到人,相反當「人」就害怕被追。總括而言,這個游戲給予我的童年留下美好的回憶,即使現在想再邀約那些年那些好友再次重返舊地已變得難上加難了,在我茫茫的記憶中,當年那群歡蹦亂跳的朋友仔現在失聯了,唯獨有一個小女生到現在還有在聯係。

在那一年的暑假,我認識了一位新朋友名為卓怡,她和其他小孩都是一樣的好動,而且是個彬彬有禮的人,每次遇見我都會莞爾一笑,然後對我打招呼,那種軟談細語的聲音令我每次都非常深刻。我和她為何會相熟呢?事情要從那年的暑假的一個星期天說起,我和朋友仔依舊在下午四時約在公園,突然一個孜然一身的小女孩抱著一臉微笑得表情走過來問我們,「我可否加入你們一起玩呢?」頓時,我們一群男生猶豫了一會便決定讓她加入,她進行了自我介紹後我們就開始一起玩游戲。一開始我還以為她會因為自己是女孩子而拘謹著,但是她沒有介意這一點,還十分天真爛漫地跑跑跳跳,真讓我刮目相看。我們這群男生亦慢慢接納這位小女生融入我們,我們和她猶如玉女金童般盡情地玩耍了起來。

過了一會之後,我們改變了主意,開始了其他類型的游戲,名為「伏匿匿」,這亦是我們最喜歡的集體游戲之一,相信大家亦不會感到陌生吧!這應該是大家童年時非常受歡迎的游戲。然而,在游戲進行中,玩得欣喜若狂的我不小心在當「鬼」捉人的時候絆倒在地上,那一瞬間我感到彷徨起來。忽然藏在一角的卓怡突然冒了出來,用一副憂慮重重地表情慰問著:「你沒事吧?你的脚在流血啊!」於是她便扶我到她家裏處理傷口。那一刻的我并不認為才認識的她如此體貼入微,如不是我弄傷了自己,我便不會認識她的家人並要到她的聯係方式以及之後的保持聯係。我自己有時也會會想起這件事,明白這或許就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我覺得自己的童年是獨一無二的,是五彩繽紛的,是驚喜交集的。其實我個人認為我的童年是一幅畫,勾勒著各式各樣的精彩時刻,美好回憶由自己繪畫著,而且有色彩繽紛的顔色陪伴著,每一種顔色都象徵著一件事,有集體游戲、朋友仔、父母的關懷等……為這幅畫增添各種色彩,最後便形成了獨一無二的畫卷,牢牢躲在腦中,時不時冒出來。當我空閑時亦會找我的青梅竹馬卓怡敘舊一下,重返當年經常去的公園,尋找那殘留的歲月痕跡,回味著當年寶貴而真摯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