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印

人生中,每個瞬間都需要選擇。我們留下的足印,印證了作過的每一個決定,走過的每個地方、每一個經歷。但當中哪些是順心而走,為己而活?

晚上六時,在夕陽的餘暉下,映照出一個朦朧的身影,它被黑暗籠罩,顯得格外落寞。同學早已結伴離去,只剩下空盪盪的課室和我。我獨自坐在課室的角落,桌上堆積著不同學科的課業,文具隨處散落,書包扔在地上,一片混亂。

我呆滯地望著眼前完全不感興趣的生物工作紙,不知如何是好。寂靜的環境放任我胡思亂想,我索性放棄思考,倚靠著椅子,隨思緒飄去,從想像未來,到回憶過去,千思萬緒湧上心頭。「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呢?」這並不是我想要的。回想,我的足印曾經留在鋼琴房、無數的補習社,它們為我換來優秀的成績、別人羨慕的眼光,還有父母的稱讚。毫無疑問,我一直認為這是一條正確、邁向成功的道路,只要我跟著路牌指示的方向走,成功就在不遠處。直至中三選科時,第一次出現了分岔路——我有了自己的想法。對於歷史科情有獨鍾的我,打算在高時選修,卻因父母的期望和朋輩的壓力而卻步,在路口停滯不前。他們以為以我出眾的成績,一定會選擇熱門的生物科,再讀醫科,成為醫生造福人群,發光發亮。可惜他們都錯了,我在生物科中根本找不到樂趣,也沒有動力。可是,最終我屈服了,只因我不想失去他們為我戴上的光環,以及讓他們失望。自此,我發覺自己很容易被周遭的人左右而作出違心的選擇。然而,我卻越來越習慣附和、迎合別人,或許我太喜歡被別人認同、被別人稱讚了。我甘心改變自己的想法、放棄自己的愛好,就如沒有自我意識的機械人一般,接收指令重複踏步。

眼前依舊是那張空白的生物工作紙,從姓名欄往下掃,全是看不懂的英文單字,亦分辨不出圖畫描繪的細胞結構,就算看了多少遍,還是毫無頭緒、原地踏步。最初為了不負期望,得到讚賞而作出的選擇,換來了甚麼?甚麼也沒有,不能成為醫生,也讀不了喜愛的科目。我只是一直走在一條取悅他人、失去自我的道路而已。我在路上留下的每一雙足印,都不是出於自己的意志。每一個舉動都是隨波逐流或投其所好,沒有堅定的意志,也無法在別人心中,留下讓人稱羨的足印。回首,我留下的足印愈來愈淺淡,愈來愈凌亂,變得模糊不清,甚至連我都快找不到它們的存在,我已經不知道自己走到哪裡了。

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也很可悲,為什麼到現在才能清醒過來呢?為無聊的虛榮心和大眾的期待而拋棄自我,花費這麼多時間在根本不感興趣的事情上,自找麻煩,導致最後忘了初心,迷失方向。事實上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有屬於自己的路,而我就是我,遵從自己的心意,為喜歡的生活而活,那是理所當然的事。也許,別人的閒言閒語或建議實質上是考驗,考驗你有沒有足夠尊重、相信、欣賞自己。我本清楚自己的興趣,如果我遵從意願,可能已經建立自己的志向和夢想,可能已經開始規劃未來。但現在後悔也是徒勞,時間不能倒流、過去不能修改,倒不如由今天起改變。我不希望一生的努力只為別人對我滿意,不希望自身的想法變得一文不值。還不算太遲,我暗下決心,以後每一次行動都先考慮自己的感受、意願;每一次舉動都得由心而發,每個決定都要由自己主宰,在路途上能夠無視路牌,根據自身意志選擇去向、走哪一條路。就算受到別人的修正或批評,也能夠保持自我、保持初心,合理的意見便虛心接納,加以改善;不合理的便堅持自我,不要輕易質疑自己。無論未來是什麼樣子,都是我自己的選擇,按照這樣來生活,才是對自己最好的禮物。

雖然我選科時已「走錯路」,但天無絕人之路。我會積極向父母表達自己的心意,說服他們,再向學校尋求轉科的可能。不可行的話,就努力應付目前的科目,拼盡全力取得好成績,足夠上大學選讀歷史系,嘗試回歸正軌,還有,要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當我真的長大成人,能夠因為這次的選擇而走上一條忠於自己、展翅高飛的道路。將來回首,相信我必定會感謝一路走來的自己,那些走過的「歪路」也不算太過委屈,至少人生曾經由自己選擇過。不管是好是壞,既然一切都由過去的自己所成就,又有甚麼好後悔呢?從今以後,我邁出的每一步都是堅實的步伐,清晰明確,能夠控制自己的走向,塑造獨一無二的足印、屬於自己的路。這樣在回首間,才能清楚、快速地辨認自己的足印,清楚走過的每一步,不留遺憾,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