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印

足印,一步又一步,記錄著我的一切,不論是光榮的時刻,還是失落的時刻。

出類拔萃,是對我最貼切的形容。我的成績一向名列前茅,在各式各樣的比賽中都獲取佳績。身為頒獎禮的常客,站在高台上,傲視台下一雙雙羨慕的目光,接受來自台下震耳欲聾的掌聲是我的日常。父母、師長一直視我為驕傲,他們對我抱有極高的期望,預料我必能考取理想成績,順利進入大學。

一路走來,我的足印是多麼的光鮮亮麗,照得旁人的足印黯然失色,就這樣一直走下去,我的足印路必定完美無暇,為此不禁沾沾自喜。卻沒想到,這樣的我,竟在路上歪了一腳,留下一雙醜陋無比的足印。

一場大病,連日發燒,令我在文憑試中表現失常,成績強差人意,與大學學位擦身而過。我無法接受這樣失敗的自己,只能咬緊牙關重讀一年,翌年終於順利考進大學。但重讀這雙醜陋殘缺的足印對我而言是莫大的羞恥,它的出現無情記下我狠狠地從高台上摔下的狼狽,令我的足印路不再光明,它殘酷地告訴我:我只是個普通人。我可不願從此留下一個污點,讓人抓到我的缺陷,所以我想方設法令那雙足印消失。我在大學對重讀一事隻字不提,若別人提起都矢口否認,一層又一層的謊言掩蓋那雙足印,但求不被發現。就這樣吧!我暗暗禱告,讓那雙足印從此消失吧!

但我萬萬沒想到,謊言堆積得太高,一不小心絆倒別人,謊言被掀起,終把那雙足印顯露出來,再也瞞不住了。

一天,我在大學裡結識的好友從某處得知我重讀一事,好奇地向我打聽。那雙不堪入目的足印重入眼簾,格外醜陋。我又羞又急,連連否認,試圖再以謊言掩蓋那雙足印。但好友澄明的眼睛早已看穿我的謊言,把我那雙足印看得透徹。

「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再否認也改變不了重讀一年的事實啊!」

這話如一拳暴撃打進心坎,又悶又痛。的確,我曾經重讀過,這已成事實,但我無論如何都不願接受它的存在。回望過去,我的足印是多麼輝煌,它們的存在就是要告訴所有人,我就是完美,我跟你們凡人不一樣。如今那雙醜陋的足印把我從至高無上的位置推下來,完美的形象從此粉碎,強迫我與一向不屑為同類的人混為一談,這讓我情何以堪?

「這麼羞恥的往事,你要我如何接受?」我顫聲問道。

「擁有羞恥的往事就代表你很差勁嗎?」好友側過頭,反問道。我一時無言以對。她細細打量我,一字一句正色地說:「在我眼裡,你是個勤奮好學的好學生。別人整天想著逃課找槍手代筆,只有你專心上課,認真完成課業。還有,你為人謙遜,待人客氣有禮,從不擺架子。我喜歡這樣的你。」突如其來的讚賞令我受寵若驚,她說的是我嗎?

「回到正題,我不知道過去的你怎樣,但不論是光榮的過去,還是不堪回首的過去,你還是你啊!」

我細細嘴嚼這話。在頒獎禮頒獎台上受人仰慕,留下輝煌的足印,是我。考試失手,再埋頭苦讀一年的,也是我。足印已然烙下,往事已成事實,無法隱瞞,更無法抹去。如今的我能入讀大學,不都是經歷過成為頒獎禮常客的光榮,重讀一年的挫折羞恥,留下一步步足印走過來的嗎?走到今天,為何不能回頭看看留下的足印?不論是令我驕傲的,還是令我難堪的。

「就算我坦然面對了,又能怎樣?」我仍然感到疑惑。

「難道重讀了一年,你連一點改變都沒有嗎?不同的經歷都是一個成長的機會。」

「應該是吧……」我若有所思地回答。

我突然想起好友剛才的一番讚美。回想起來,至從重讀一年後,我好像改變了。重讀前的我因成績優秀得到無數讚賞,整天趾高氣揚的樣子,對同學口出狂言,同學在背後對我有所不滿。重讀後的我好像察覺到自己的問題,態度變得謙和,對人客客氣氣,昔日的銳氣漸漸被削掉。重讀前的我總仗著自己天資聰穎偷懶,一次次險著通過考驗。重讀後的我明白不是每次都能順利通過考驗,所以我變得勤奮,抓緊每個讀書的機會。原來我留下的每個足印,都見證著我每次的成長,一步一步成為今天的我。

「當你明白你經歷的一切都是讓你成長的一部份,自然就能坦誠面對過去羞恥的事,然後繼續往前走。要記住,沒有人是完美的,要碰點釘,犯點錯,才能繼續成長。」好友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說道。

也許,這就是足印的意義吧!

「為何你能這樣豁達?」我禁不住好奇。

「不瞞你說,我也是重讀生。」好友淡笑著回答。

足印,一步又一步,記錄著我的一切,不論是光榮的時刻,還是失落的時刻。

都是我的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