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聚

我終於放下了執著。

在車水馬龍的人潮之間,機場廣播中的名字迭起。身旁飄過一道匆匆忙忙的影子,有的面帶著笑容,有的在肆無忌憚的談天說地,可再經過的時候,都僅留下一陣冷酷的風。我也不知所措地站在其中,恍如一道風景畫中突兀的現代的建築,顯得如此的格格不入,孤獨又可笑。隨著時間和分針不停再向前跑,緊張與不安越發炙熱地在胸腔裡燃燒,抽光了喉嚨的水份,僵硬的手不知為何微微地再到。或許是因為我即將要面對許多年來身材在身後的心結,一直耿耿於懷在心。

一位熟悉的臉孔在一片陌生人中出現,我過來了。這位背叛了我們之間的承諾的人來了。

「即使我們長大以後,也要並肩前進,繼續一起生活和陪伴著彼此,經歷每一個重重難關。」背叛者曾帶著偽善的由衷說道,被在他身旁那年幼的靈魂信以為真。當時他並未意識到當中的真偽,畢竟我們的確曾經如同被一條無形的線,牽絆著,不論何時何地,彼此都是對方 最為穩固的依靠和盾牌。然而二時間的流水腐蝕 了這條曾穩固的連結,直到個個厭倦了,他想要逃離,就毅然缺然地用紐約大學帝勢藝術學院取錄通知書, 而我征征看著揚長而去的背影,默默地在被切斷的末端打上一縷結, 杜絕一切來自他的善意,把自己困在無邊的失落之中。

如今,母親惹人心煩的絮叨,我再次站在他身前,憤怒盲目了對其多年未見的思念,在他的炯然的眼中,映出我慘白的臉。

他的嘴角突兀的抽出一道孤度:「不如帶你們來參觀一下我的新電影製作好嗎?」

「好的。隨便。」

有著龐大的製作團隊,有著林林總總的攝影器材。街景拍攝,著名演員正在懸吊著鋼絲繩在空中展出多種動作場面,場面十分震撼。隨風吹來陣陣涼爽,清洌的香氣些計緩釋在心中的拘謹,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哥哥的工作,他在 與演員反反覆覆溝通劇本,他也擔任該電影的導演之一,我會拍攝同一個場景,又要與各方面團隊的配合和溝通。在陽光照射下,他的臉上浮現出艱難但內心十分歡喜的閃爍。 這是他對電影製作的熱誠和態度,務求在觀眾面前展出最佳的 視覺藝術效果, 能在這裏追求並實現內心所向,他必定感到無比的滿足。我本身抱住繃緊著的心結,看到他的神情彷彿輕鬆了一點。我不知從何而來的愧疚之感不斷湧出來。這時錄影 完結,準備明天的拍攝流程,哥哥隨即拿著紙巾抹走面上的汗珠,也有很多人找他談天,拍攝場面十分輕鬆愉快,愧疚的那瞬間都不甘所替被忘記。所以說,即是我不在他的身旁,他也一樣活得快樂?

帶著沉重與躊躇的步伐, 跟隨他的步伐,走到紐約的唐人街,那時也是中秋節,所以街上掛滿了燈籠和展現中國傳統的吊飾,整條街紅紅火火的氣氛。找到了一間店舖面前。個個望向紅牌裝滿了餸菜的桌面,就如小時候般目不轉睛地盯著 眼前的誘惑。點菜時,他也是我們的美食家和大胃王,我們的飯菜一瞬間被它全吃光光,這餐中秋節晚飯恍如回到小時候一家人開開心心在家裏團團圓圓聚在一起吃飯。之後,我們到了一間甜品店買月餅,隨即附送兩顆燈籠,開著燈籠的手掣,閃閃發光,自然都會撞對方的燈籠玩弄對方。月餅保留著完味道,坐在草地上 一邊吃月餅,一邊玩燈籠, 望上天空的月亮一起賞月,回憶小時候這一切都從未變過。難以抹去的童年回憶片段早已掩蓋了心中的責怪,沖散了那個人的 緊緊糾纏著的結。 我們並未因為線斷了,彼此之間的距離完了,而失去所有與彼此之間的共同童年回憶,忘記到彼此的試煉。我並末失去了他。我並不孤獨。我並不寂寞。

「對不起。對不起。」他 坐在草地上忽然對我說。

可他須道歉? 不論出國的時候,還是現在,他都無須承受這份歉意。 多年以來,我責怪他的絕情,譴責著他背叛我對諾言的背叛,斬斷了在彼此之間不斷纏繞的線將。殊不知,自私無知的人,是我。從小我享受著他對我的呵護,但當他欲下去追逐自己的夢想時,我卻忘恩負義因要面對孤獨寂寞的恐懼而將其綑綁。 即使相隔兩地隔著時差又如何,即是不能每天相見又如何,血濃於水,又怎會被這些膚淺的行為在現實中所沖淡?無邊的內疚與自漸形穢從眼角流出,徹底把心中的結永久地解開。

聚散終有時,可後會有期, 更何況是骨肉至親。我曾因恐怕失去哥哥而責怪他,可斬斷那條線。從不是渴望遠就高飛的選擇,而是 無法避免的成長。隨著年歲漸長,我們都應該學會讓自己在孤獨中怕然自得, 在困難中砥礪 前行,而不是讓自己一直在被保護的慣怪之中,或是以幼稚的承諾將最珍重之人束縛喘不過氣。 願日後我們或在青山白水,或在無邊沙漠,或在萬尺星空之下,能夠短暫相聚,然後帶著對彼此的牽掛,走上各自嚮往的道路。

我永遠都是你的妹妹,你也是我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