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魯迅的話

魯迅先生:

您好。在看完你的文章《風箏》後,我十分能理解你的心情,因為我也曾經歷過。我一直認為自己罪不可赦,怕是說出去別人也不會理解,甚至是認為我十分可惡。

那年暑假,我八歲,表弟七歲。他的爸媽在墨西哥不能回來。我媽媽就暫時做了兩個孩子的媽媽,而我就肩負了「姐姐」這個責任。表弟比我足足矮了一個頭,他每次喊我都會扯扯我的衣袖,然後仰著頭說道:「姐姐,姐姐,我想吃巧克力。」明明家裡有十分多零食,但我卻一點也不想分給他,我每次都會搶在他的面前,把巧克力吃掉。他就仰著頭看著我,卻不敢說自己也想吃。他的請求,通通被我駁回了,原因是「這是我的家」。我相信在我說出這話後,他的心裡一定難過至極,因為他無家可回。

暑假,我最喜歡去游泳,表弟每次都會很高興地說:「姐姐,姐姐,我陪你去吧!」然後我們就手拖著手一起去泳池。可是有一次,他說他想去公園玩,我卻因為不想換衣服,就無情地拒絕了他。而他只對我說了一句:「好吧,那我們下次再去!」然而,無論我想去哪兒,即使他不想去,他也會陪著我。

又有一次,我在房間看書,他沒有敲門便進來了。我十分生氣,我大聲地質問他為甚麼不敲門,並且罵了他。他被我的語氣嚇得眼泛淚光,然後豆大的珍珠,從眼角流了下來。原來,他只是想把媽媽送給他的零食拿來跟我分享,因為他知道我很愛吃巧克力。他仰著頭,眼睛因為被眼淚沾濕了,變得晶瑩,還有幾滴淚珠在上面,彷彿每眨一下眼,它都會掉下來。他說:「姐姐,對不起。我下次一定會敲門的,我只是想把媽媽寄給我的零食拿給你分享。」聽到之後,我的心就像被大石壓著了一樣,喘不過氣。然而,礙於面子,我只是面無表情地表示原諒他,然後兩個一起笑著吃零食。

暑假的最後一天,我陪他去了公園。對他來說,這可能是暑假裡最開心的事吧。而對年幼的我來說,這是我道歉並祈求寬恕的方法。

每次回想起,那時的內疚、懊悔都不住敲擊著我的心,翻來覆去,教我睡不著。我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好姐姐,兒時的我很自私。當暑假完後,表弟要走了。千言萬語積在我心中,我卻一句對不起也說不出口。現在大家都長大了,是一個有自己思想的青少年。有一次,我裝著無意說起這件事,並問他:「那時候你會不會很痛恨我啊?我可真不是一個好姐姐!以後我當你和我同齡好了。」他笑著回道:「每次回想起那次暑假,我都覺得很好笑,特別是每天和你一起去游泳的時候,我們兩個總是擠在一個泳圈裡,明明兩個也不小了。」我分不出這是真心話,還是修飾過的話。但我覺得過去了的,確實是過去了,與其一直懊悔著,不如早點寬恕自己。那時的你的錯,不應該由現在的你來後悔啊,畢竟你已經知道錯了。

所以,比起認為那是修飾過的話,我更願意相信那是他的真心話,因為我更想我放過我自己,不要帶著懊悔去活一輩子。可能由此至終,我都是一個自私的人吧。

曾絲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