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創作《企鵝》

只是一羣企鵝罷了!

在冷冰冰的南極裡,
已明白了腳踏實地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