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在燈火闌珊處

古語有言:「自伐者不功,自矜者不長。」做人嘛,可不能太過自大,自誇。但是若因此自卑,更是錯上加錯,不做兩個極端的自我評估,就得取得中間值,即佛法所說的「中庸之道」,從而總結出欣賞自己,不被他人言論所影響的正視自己。時光猶白駒過隙,遙想我當年,也是一個自卑的人。

窗外樹葉「沙沙」作響,班級裡琅琅的讀書聲也無法被其所掩蓋,驕陽似火的夏日,有的同學在圖書館中,有的同學在操場上;還有的同學,在教師裡接受老師們知識的灌溉。我就是哪莘莘學子中的一個,平平無奇的學生。

下課鈴聲響起,我也不去走廊與同學們玩耍,坐在教室裡看書,下課時的環境可不適合學習,我的好同桌時常喊我一塊兒跟著他們在走廊上跑跑跳跳,畢竟一下課班級裡;走廊上;操場上便猶如鬧事一般喧嘩吵鬧。說來慚愧,進入學校三年,並沒有兩三個關係特別好的同學,只有幾任同桌最相熟,那時候,內向的性格可是帶來了不少得到麻煩,家長以為我與同學們關係不好,老師們以為我性格孤僻,不善言辭,同學們都覺得我像根木頭。可是我自己知道,我以為自己沒有優點,加上性格內向,雖然待人友善,但是朋友也不多;覺得自己學習較好了一點,卻又不算名列前茅;自律性低,總是容易在學習時分心,並不能專心致志,只能在下課時溫習上課重點,要是有同學請教,也能淺略講解自己知道的部分。因此我以不喜歡熱鬧,婉拒了同桌的邀請,也有同學說已經習慣了。不必自討無趣在詢問我,我要是想,就會自己加入的。我覺得也對,但也很感謝同桌對多我的照顧。

我很在意別人的看法,生怕惹怒了誰,又做得不好,與人結仇,俗語說:「冤家宜解不宜結。」結仇可不是甚麼好事,本著與人為善,少說少錯,導致了我內向的性格。有時看著同學們初露鋒芒,又或者常獲表揚,得到老師讚賞,我也羨慕不已。我當時也沒覺得有甚麼不好的安於現狀,但便我改變的最大功臣《青玉案·元夕》讓我明白古人也有自己的傲氣,這就是自信。

辛棄疾寫下這首詞,是在他不被賞識,又恰逢佳節,在街上有所感悟,我始終不明白「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究竟回頭的一剎那,是誰在那燈光昏暗下?是他!是他!就是他!原來此人,就是侍人,即是自我,即便別人不賞識他,他也有自己的傲氣和感嘆,又從中透露著一股自信。原來這就是自信,自我欣賞,正視自己;不會埋沒自己的優點;不被他人所影響;又不會令人覺得自大,直至此刻,我明白了深刻的道理,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點,正視自己,欣賞自己才是恰到好處的「自信者」。

內向並不是一件壞事,至少不會令人覺得枯燥;好朋友不到多,但是沒有與人結仇便是好事;雖然成績並沒有名列前茅,但能幫同學也不錯;不自律但不散漫,能領悟古詩詞,文章道理,這也是一個優點;謙虛也是。一時間豁然開朗,自然,在往後的日子會慢慢改善自己的不是,不會太過於在意同學的風評,要對自己有自信,像辛棄疾,無人賞識,也能發現自己的優點,「孤芳自賞」。

現在的我不像以前一般自卑,而是謙虛,懂得自我欣賞,自信而不自大,謙虛但不妄自菲薄。「鵬北海,鳳朝陽。又攜書劍路茫茫。」欣賞自己,讓自己像大鵬展翅飛翔,飛過高山大海,像鳳凰飛向太陽,前路茫茫,相信自己,欣賞自己,能夠一往直前,發掘自己的優點,到達夢想的殿堂。

找到燈火闌珊處的那人,自此之後,我終於懂得欣賞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