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印

一聲聲的哨子傳來,我坐著在觀眾上,看著場上的一個個運動員拚命地往前衝。終點線前的低空過令人血脈僨張、精神緊繃。時間如同並白駒過隙,曾經我也在這座運動場上留下遍地赤紅足印,可是當初的赤紅足印。早已不復存在,只留黯然無光的淡灰足印,足印上充滿疤痕。

自小我的夢想便是成為職業田徑運動員,能夠如寶特那般耀眼,在國際舞台上大展身手,獲得冠軍的特殊。在上天的眷顧下,我在田徑一道上得天獨厚,自小便展現出驚人的天賦。可是,一場意外狠狠地把追逐夢想的足印徹底抹走。

高三的我面對人生最後一場學界比賽。數星期以來為了備戰,每天下課我就風風火火地趕到運動場練習——操練體能、糾正姿勢,馬不停蹄的訓練讓年紀輕輕的我很快吃不消,可我知道,沒有付出就不可能換來收穫。難熬的訓練是奪冠路上必然需要承受的傷害。因此即使每次訓練全身各隱隱作痛,我依然選擇了緊要牙關,無視我自認為微不足道的傷痛。

比賽的日子逼近,腳上的痛楚卻有增無減。於是我決定去門診看看出了甚麼問題。果不出料,一則噩耗傳來,醫生指我必須放棄比賽接受治療,否則繼續訓練很有可能導致十字韌帶斷裂,導致永遠無法進行劇烈運動。醫生的診斷如一桶冰水迎頭澆下,把我火旺的足印澆息。

可是我不甘心,數星期的付出白白浪費。我決定頂著傷痛繼續訓練。在一次的訓練上,我的腳踝像抗議般挑動痛覺神經,令我疼痛難耐。我不管不顧,奮力踏出一步步的足印。終於,足印出現了裂痕。

曾經我以為夢想會如濕布衫一樣一直緊緊黏著皮膚,我才發現衣服的水分會慢慢蒸發,隨著時間流逝逐漸變乾,本來脫不掉的衣服終於能夠與身體分離,原來曾經深刻的記憶也會逐漸變得模糊,我追逐夢想的足印早已遠離這座運動場,變得暗淡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