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的香港

「時代的一粒灰,落到個人頭上,就是一 座山。」自2019 年,一位不速之客——新型冠狀病毒突然闖進了人類的生活,香港亦不能獨善其身,全球進入了一個病毒大流行的時代。隨著新聞播放著每天日益增進的病例,各國都忙於應付疫情。為了防止外防輸入,很多國家都對高風險地區設置了入境限制,以防止人員流動而造成的大規模爆發。但這卻也對旅遊業造成巨大的衝擊。政府也因應疫情,而收緊防控措施,各行各業相繼關閉,僱員也不得不面臨被裁甚至被迫失業的風險。市民都害怕傳染而待在家裡,減少了消費,引致經濟落入歷史低位。各國實施的入境限制,也讓遠在異鄉的親人即使同望一輪圓月,遙遙相望卻不得相見。學生的學習環境,也由學校轉為家中。

網課的生活,對著屏幕, 失去了實體課面對面的真實和帶入感,使很多的學生在上課期間消失了蹤影, 導致學業一落千丈。長期待在家裡,也使得學生的心理出現了問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發生了很大的轉變,原本親密無間、形影不離的好朋友,因長期不見面而變得疏遠。

疫情之下,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沒有人能置身事外。市民們被病毒折磨著,卻也期待著有一天醒來,電視裡播放著疫情結束的好消息。屆時便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時刻。

假如疫情結束,人們或許會明白,值得敬仰的,並不是站在舞台上閃閃發光的明星愛豆,而是身穿白色大褂, 帶著口罩的醫護人員。鮑勃萊利曾說過:「英雄不是在逆境中創造而生的, 而是在逆境時,我們的英雄被釋放出來。」他們在多少個白晝,化身戰士奔赴一線,拯救了數不清人民的生命。

假如疫情結束,所有的學校都恢復了面授課堂。老師在授課時,不似屏幕裡只可聽到學生的聲音,已經可以增加了很多互動,令課堂更加輕鬆有趣。也能和同學有更多交流,拉近彼此之間的關系,提升社交的能力。使在疫情期間整天待在家裡,而心裡出現問題的學生, 經過同學和老師的開導,恢復正常的校園生活。

假如疫情結束,市民的生活步入正軌。政府取消了防疫措施,各國也相繼解除了入境限制,和遠在異國他鄉的親人相聚就在此刻。各行各業相繼開放,旅遊業,餐飲業等等的收益變得可觀,失業率也趨於為零,甚至是行業因為招募不到員工開始苦惱。人們出門無需戴口罩,夏天不用大汗淋漓。每個人都揣當了一口袋的開心,滿載而歸。

假如疫情結束,被病毒感染過的人, 歷過了身體和精神的折磨,明白了人生在世,活著比甚麼都重要。明天和意外,不知那個先來,在生死面前,一切都是小事。沒有被感染過的人,一切也回歸正常,日子也趨於平淡的美好。原來車水馬龍,就是國泰民安!

霧霾終於消散,黎明終會破曉,雨天終會晴朗。時代的接力棒傳到我們手中, 我們能做的,就是在配合防控中靜靜地完善自己。期待疫晴結束的那一天,山河無恙,歲月靜好,地鐵恢復擁擠,街道重歸熱鬧。而當我們再見對方時,看到的沒有口罩,只有滿面春光的笑容。


林翼勳博士評語

述疫情影響生活,對恢復常態的期盼,流溢貢獻社會人們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