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遊舊地所見有感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日子,我決定獨自一人重回小學。除了希望向過往悉心教導我的老師道謝之餘,還可以順便緬懷一下過去。在前往小學的途中,我的心情十分忐忑,一方面擔心著老師認不出我,氣氛會變得尷尬;另一方面則害怕老師不理會我這個壞事做盡的「壞學生」。

到了小學校門前,我緩緩地提出手指,並按下門鈴。「叮噹!」一聲後,隨即有校工向我走來。經過一番詢問後,我拿起准許證便往校園走去。突然有片樹葉飄落在我的肩膀上,我抬頭一看,才發現昔日那棵與我身高相若的榕樹,已經快速成長,而且十分茁壯,我定睛一看,榕樹上被以前的我所刻劃的「記號」,已到達了一個我觸不可及的高處。時間的流逝如此飛快,不禁使我感慨起來。

接著,我走進樓梯,環顧四周,發現校園環境變化不大,僅僅只是扶手上的油漆被長時間接觸而剝落。回想起小時候,我還經常因頑皮和友人一同在扶手的高處,不斷來回滑下來。黏著褲子上的漆層被老師發現後,我便被罰站在樓梯口,任由同學們嘲笑。想起這段尷尬的往事,我頓時面紅耳赤了起來,生怕這被責罰的事再度被提起,使我無地自容。

然後,我便走上了樓梯,直至走到了天台。小學的天台的鐵閘一直以來也沒有上鎖,但亦不容許學生在沒有老師的陪同下私自進入,為的就是保障學生的安全。不過,作為「壞學生」的我,當然不會遵守規則,且時常偷偷地走進來,與現在的目的一樣,都是想——照料盆栽。

這盆栽是我和友人一心的努力成果。當時年紀幼小的我不太懂得照顧盆栽,經常把它放在陽光下暴曬,又不時忘了澆水,結果導致盆栽奄奄一息。幸好,細心的一心察覺了這個問題,便向老師請教。最後,在我們的齊心協力的照顧下,盆栽才得以「起死回生」,連老師也感到驚嘆,說我這名壞學生也學會悉心照料盆栽,而且盆栽不但沒有枯萎,反而盛開得更茂盛,並表示這可能是我和一心的努力造就了這奇蹟。

照料完盆栽後,我便走到了教員室,懷著既感覺又擔心的心情站在門口,久久未敢開口詢問老師的座位,只是呆呆的像樹幹一樣,動也不動。直至有新臉孔的老師主動向我搭話,我才懂得反應。在對話中,我才得知我熟悉的老師們已相譏退休,校內再沒有與我熟落的人。

在和那名老師寒暄後,我獨自一人慢慢地走出學校。沿途中,我看見彷似兒時的我的身影——一名小孩正在走廊上和別人追逐。這個身影像是在提醒我,流失的時間已不能被尋回,唯有把握現在,珍惜當下才是我們真正要實行的事。而這種「物是人非」的環境,使我感到無比的慨嘆。所以,我必定會好好享受現時的每個過程。


林翼勳博士評語

以學校為對象,一事一物,總難忘懷,便是感恩母校之培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