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遊舊地所見有感

晶文薈萃 十優文章

時光如白駒過隙,人們常把過去的時光比喻成流水。但流水匆匆,它流向小溪,流向江河,流向大海,最後流入了時間的長河裡。然而時間將往昔美好的事物都帶走了,如今重遊舊地,能做的只有懷念了。

又是一年清明節,我跟隨父母一起回了鄉下的祠堂祭祖。在我小的時候,對死亡沒有一個很清晰的認知,認為人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不能吃可口的食物,不能睡香軟舒適的大床。因此我對去祠堂祭拜已故的人也顯得格外的抗拒,只覺得裡面的氣氛非常凝重且裝飾土氣,橫梁上還有蜘蛛在嘶嘶嘶的結著細網。直至叔公離世後的四五年之後,讓我對祠堂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到家鄉了以後,父母親陪我去了叔公的房子裡,記憶中的場景與現實重疊,一切都好像從未被改變過似的。映入眼簾的是叔公常坐的搖椅,搖椅因為年久失修也變得有些搖搖欲墜了。我望著椅子有點出神,彷彿看到叔公坐在椅子上親切的叫喚著我的名字。然而母親的聲音把我拉回了現實中:「過來給你叔公上柱香吧﹗你小時候他一直照顧你。」上完香之後我對著叔公的遺照深深地鞠了個鞠躬。心中默念著:「您在另一個世界也在安好啊﹗」

來到屋子的後院,籬笆地還是原來那塊籬笆地,牆邊的花盆也都井然有序地擺放在一起,唯獨牆上的爬牆虎開得格外茂盛。這裡的情況跟四、五年前完全截然不同。那時候,花盆種滿了鮮花,旁邊還有一棵大大的山茶花樹,而籬笆地裡也種滿了蔬菜,那時的我可能只會黏著他給我摘一朵最好看的山茶花。如今,這個院子裡鮮花沒有了;山茶花樹枯萎了;菜沒有了,就連叔公人也不在了。這裡一層薄霧不禁蒙住了瞳孔,視線也逐漸模糊了起來。

離開屋子後,突然想起屋子外的小路旁有一棵大榕樹,陽光會透過葉子間的間隙零零碎碎地撒落下來。小鳥站在樹幹上嘰嘰喳喳地唱著歌,而叔公則喜歡帶上一把椅子靠在樹蔭下乘涼。「叔公,你衣服上有一隻蟲子!」叔公搖著扇子慢條斯理說道:「蟲子有什麼好怕的?再嚷嚷我就把蟲子放在你身上,在一旁自己玩,我小憩一會兒。」

「那我就把蟲子放到你頭髮上!」我不服地說道。昔日吵鬧的畫面又再一次浮現在我眼前,那是多麼溫馨美好的場景啊!

一直走到祠堂,看著擺放在桌子上的一尊尊神牌,同行祭拜的長輩們包括父母親,臉上莊重的神情個個都如出一轍。這時我發現了叔公的神牌也有在其中,臉上的神情不由得嚴肅了起來,這一刻我終於明白了祠堂的意義所在,除了祭拜已故的人之外,它還象徵著血濃於水,也象徵著感恩報本,而在上面擺放的一尊尊神牌,不也正是每個祭拜之人所重視的親人嗎?而祠堂,不就是每個人的舊地嗎,每次回來祭拜,都彷彿在跟已故的人說:「我回來看您了,您在另一個世界過得還好嗎?」

走出祠堂後,我回想起童年與叔公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不禁感嘆:「回不去的時光,終究也只能被珍藏和懷念。」這時微風輕拂過,彷彿在問我:「為什麼要舊地重遊?」我想,可能是想找回被時光偷走的回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