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我害怕的人

大門被我大力關上,我倚靠在門邊,大口喘著氣,隨著混亂的情緒稍微冷靜,頓時陷入恐慌的回憶……

我如常走進圖書館,準備歸還借走的書本。每個星期三補習後,我便會去圖書館借還書、自修複習。防疫緣故,圖書館把大門分為兩個小道,一進一出。館內劃分為兩個閱讀區,一左一右,右邊大多是兒童讀物,而左邊則擺放著大量青少年及成年讀物。

徑直走向左邊的閱讀區,我陶醉在挑選心儀的書籍。走過一排排老舊的書架,我的視線在泛黃的書本間流動著。每看到感興趣的書名,我就抽出書來打開看看。幾番搜尋後,終於確定了借走的名目。

一手挾著書,我從布袋翻找錢包,取出圖書證,走向櫃台窗口。稍不留神就迎面撞上了一個男人,我連忙道歉,旁邊讀者也紛紛瞥我一眼,場面狼狽不堪,他卻一聲不吭,用陰森可怕的眼神看我一眼就走開了。他看著是一個約莫五十多歲的中年人,蓬鬆而凌亂的黑髮夾雜著白絲,臉上帶著枯藤般曲曲彎彎而深刻的皺紋,穿得一身黑沉沉,經過時還會傳出一股腐餿的惡臭。我定住了腳步感受隨著他背影而逐漸瀰漫的怪氣,原因難以名狀卻實在令我毛骨悚然。

辦好借書手續後,我無意逗留自修,裝好書本便起行返家。我走下館外樓梯,搭上扶手電梯,舉頭舒展頸部之際,無意中發現剛才與我相撞的那個男人正走向電梯口。我猜想他應該是要下樓,不敢再注視他。

在我返家路上會經過一條大路接著一條小路。下午六時許,正值下班高峰期,每次在那個時候走大路都會過分擁擠。相比下走小路的時候,人少點,顯得格外冷清卻更自在,所以邊走的時候,我就先作好回家準備,從布袋拿出鑰匙放進褲袋,卻不慎把錢包掉落。正當我蹲身下拾後抬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談悉的人影——那個男人。儘管他離得較遠,但那烏黑不難認出。他沒有前進,僅佇立在原地看我。我胡亂猜測他注視我的原因——我的腳步愈走愈快,不時慌忙回頭。怎料到他也加快腳步,我便更加肯定剛才的猜測。此刻我不顧一切向前跑,不安和恐慌席捲全身。無論我如何用力跑,卻感覺他的氣息仍然越發接近,拿著鑰匙的手不斷冒汗。我要向前狂奔,趕快回到安全之處,大廈正門的位置佔據了我所有腦海中念頭。

我漸漸停止了喘氣。脫離剛才的回憶,我長鬆一口氣,如釋重負。


林翼勳博士評語

述所經歷傳神,而使人震慄。雖安設情節未必是真,營造氛圍則差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