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疤

傷疤,是指傷口癒合後留下的痕跡,似乎時刻提醒我們不要犯同樣的錯。除了肉眼可見的傷疤,我們的心靈也會留下傷疤,痛不欲生。曾幾何時我的心也有一道深深的傷疤,而現在卻全然消退。

在我記憶中父母總是争吵不已,我無能為力,只能躲在被子裏哭泣,最終在我升小三的時候我跟着母親永遠離開那幸福無比的家。我的母親與眾不同,是位不善言辭、有些冷淡的母親,在離婚後母親承擔豫獨自養我的責任,早起貪黑,眼底的黑眼圏愈來愈重,也愈來愈瘦。那時候的我每天看着空無一人的家,逐漸感寂寞,温暖的家變得冰冷,彷彿置身於冰窖之中,一秒都不想逗留。兒時不懂事,為了讓母親留下家中陪伴自己,而不停耍脾氣、叛逆,例如哭鬧、不學習等,甚至跟別人打架,鬧得要見家長,那時候的母親承受不住而抱頭痛哭,憤怒的說:「你能不能聽話一點!我獨自賺錢養你真的很累,早知這樣我就不要你了!我真的受夠了……」我彻底呆住,心裏升起憤怒和恨意,像一把刀子在划開大大一個洞,冷風不停灌進來。

心破了個洞,不知道如何修補,每次見到母親總想起這句話,讓我手腳冰冷。和母親說不上幾句便開始争吵,最終不歡而散。我逐漸對這種相處模式感到濃厚的厭倦,開始以冷漠做成的面具遮擋心中的洞和孤獨感,以沉默面對母親,最後我搬出這冰冷的家,不曾主動與母親聯系。隨着時間流逝,就算再不懂如何修補,傷口自然地自動癒合,留下不可褪去的疤痕……我曾經是這樣想的。

搬走後的第三年我收到一個未知的電話。「喂,是李一心的家屬嗎?患者因肝硬化進院,請您盡快到醫院。」啪!我瞬間手軟,手機掉在地上,穩若傳來對方的呼喚聲。身子不停在抖,心裏不敢相信這事實。我胡亂抓了件外套,穿着睡衣混混噩噩地到達醫院。看見强勢的母親柔弱地躺在床上,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軟坐床邊哭泣,就像當年因感到無力而哭的小孩子,十分無助,心中的責怪和怨恨全然消失,取替的是後悔自己没有好好陪伴母親。忽然頭上傳來温暖,我抬頭一看母親正費力的摸我的頭,似乎在叫我不要哭。

「媽,我…….」母親流下了晶瑩的淚水,嘴唇動了動,我湊前聆聽,她氣若浮絲說:「對不起。」我瞬間愣住,困難的咽下口水說:「對不起,對不起!如果我不跟你鬥氣,經常回家探望你,就能發現你病了,是我不孝。」母親微微搖頭說:「是我的錯,應該陪在你身邊卻只顧工作。想給你更好的生活卻讓你感到孤單。當年那句『早知這樣就不要你了!』一時衝口而出,我的口不擇言深深傷害到你吧?我是個不合格的媽媽,但我很愛你,我愛你。」這一句遲來的「我愛你」讓我冰冷的心融化,未曾感受的愛意在心中流淌,把已被時間沖淡的恨意和怒意融得一絲不剩,傷疤也似乎慢慢褪色。原來這麼簡單的一句就能讓人不再獨單,但為何誰也說不出口呢?也許我們都以為愛不用說出來,也許說愛之前早已被憤怒過蓋,也許我們從未想坐下來好好談一次,我們都有錯!如果永遠隱瞞自己的想法,對方永遠不知曉。不停隱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會疏離,出現裂縫。裂縫愈多,關係就會不斷崩潰解離,如我和母親。

最後,我捐了肝給母親,在身上留下一道傷疤。每次看見這道傷疤。總是提醒自己將愛說出口,好好珍惜與母親一起的時光,別再錯失這得來不易的機會,珍惜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