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與夜

那年正值一月,深夜寒風凛凜,我獨自坐在畫室中,呆滯地拿著畫筆,毫無靈感。我站起身來,拿起厚重的大衣往外走,發動了車子便往森林中駛去。

我在森林的深處把車子停了下來,一時間偌大的森林中變得寧靜,同時又有點可怕,濃濃的夜霧包圍著整個森林,而寒風凌厲的叫聲不禁讓人微微發抖。突然,一大群烏鴉從安靜的森林上空劃破,打破了鴉雀無聲的景象,巨大的拍翼聲和乾澀的叫聲讓森林的危險氣息又添一分。身旁林立的大樹在黑夜中像是可怕的巨人們。彷彿在監視著我的蹤影,若干支樹枝像它們的魔爪一樣,向我伸來,我驚得四處逃跑,試圖從危險中逃離。

我覺得我自己像瘋了一樣,從剛開始,我已經狂奔了一個小時,我無法停下我的身軀,我只能繼續奔跑,奔跑到森林的另一端。

直到我筋疲力盡,無法再走動時,我向前一傾,轉了個身,發現「巨人」早已不在,而我亦身處在另一片不同的風景中了。

現在原來早已天亮,眼前是一片金黃色的天空,綿綿不斷的山脈在燦爛的陽光的照耀下,顯得生動活潑,我坐在山頭上的一片黃土上,全身滿是污泥和汗水,但在我面前這片廣闊的天空,實在讓人心曠神怡,頓時所有煩惱被拋諸腦後。我嗅著清新的青草味,聆聽著早起的小鳥的歌聲,我發現我剛才還在躲避魔怪的捕捉,現在才回過神來,剛才的一切是多麼的可笑、愚蠢。

我看著明媚的太陽,想著自己悲慘又可憐的畫家生涯,實在無顏面對這美麗的風景。我從小便熱愛畫畫,便往這條路上發展,但遲遲不見有起色,我不禁焦急起來,想趕緊成名然後賺錢,享受人生。我想我是壓力太大了,我的初心被我的貪念奪去,我成為畫家是因為我是發自內心的喜愛它,然而我心中的「巨人」成為了我的心魔,一直在後面追趕著我,要我畫出驚天動地的好作品,我快要喘不過氣了。

但是,當我停下來休息時發現,像是真實存在的「巨人」只是我的幻象,曾經要奪去我生命一樣的「巨人」已經不復存在,因為,現在天亮了。明亮的陽光在我黑暗的世界中漏進來,裂縫中的陽光是拯救我生命的最後一根稻草。

後來我明白了,「等到黑夜翻面之後,會是新的白晝。」原來人生不是只有黑暗沒有光明,因為它們都是對立的,有光明就有黑暗;有傷口就有愈合;有成就有失敗。人生本就不完美,為何我要一直追逐不必要的名利?

人生苦短,不應沉醉在名與利上,應該在短短幾十年中尋找生命中的樂趣和意義,讓自己脫離黑暗的森林,沐浴在閃爍的金斑中,享受餘生。


林翼勳博士評語

為文造情,體物細致,入於心理活動,時透哲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