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二三事

童年是一場悄然易逝的夢。

記憶中的那故鄉、那童年如隨風的往事一般封存在我的心底,只記得那時和小伙伴們在一起的日子很漫長,過得好不愜意。

窗外蟬鳴不止。空氣是那麼的乾燥,夏天如約而至地到來了。吃過外婆蒸的奶黃包後,就迫不及待地跑去找小伙伴們玩。輕快的腳步下踩著的是鄉間小道的石板路,周邊有著星星點點的野花,綠意包裹著淡淡的清香。我們相約在麥田裏玩耍,金黃色的麥穗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著,放眼望去看不到盡頭,就這樣,我們在高高的包殼桿下玩了來。「一二三,木頭人!」要是發現有誰動的話,就會被淘汰出局,「管文熙,你動了!」儘管事實如此,但像我這種經常耍無賴的人來說,自然而然就會回道:「不,我沒有!」……在不斷的爭執下,我們肆無忌憚地扭打在一起。在泥地上打滾,互相拿起泥巴扔向對方,簡直好不痛快。但是呢,我們會因此互相生起對方的氣嗎?不,反而是打累之後躺在一起,望向那一望無際的天空開懷大笑。我們走到林子裡,小溪潺潺流動的聲音溜進了我們的耳朵。我們用水把臉沖洗乾淨後,抬頭仰望,看到天邊的花兒燒的火紅,才意識到已經傍晚了。微風拂面而來,帶著我們身上的疲憊,心中是那麼的坦然和放鬆。

我和小夥伴玩累了之後,總是想趕在黃昏降臨前到達小巷的糖葫蘆鋪子,老爺爺賣的冰糖葫蘆是夏天的味道。在那狹窄幽靜的小巷裡,藏著一個毫不起眼的鋪子,陳舊搖椅上的老爺爺隨夏日的微風晃著,懷中還躺著一隻慵懶的橘貓,遠方傳來小狗的吠叫聲把老爺爺吵醒了。他慢慢地睜開眼,看見我和小伙伴們垂涎三尺地盯著糖葫蘆,「要來串嗎?」老爺爺的聲音不像老人般的沙啞,反而清朗又很是悠然。我們爭先恐後地伸手去拿糖葫蘆,「別急別急,每人一份。」老爺爺笑著說。我們將糖葫蘆緩緩放入口中,一口咬下去,酥脆的糖裂開,甜味在口腔中綻放,雖甜卻又不膩。我和小伙伴們舉著糖葫蘆異口同聲說道:「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糖葫蘆!」老爺爺朝我們點了點頭,我們也朝老爺爺笑了笑。

很慶幸自己能夠擁有一個清閒爛漫的童年,還能夠認識幾個推心置腹的朋友。童年的記憶並未隨著時間的流動而逐漸模糊,那些關於童年的人、事、物,成為了一顆顆攜帶時間印記的種子,成為流淌在歲月之河中最閃亮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