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老師

我感謝您,我的老師,你如那點綴繁花的綠葉,將自己說的養分給予我們之後,便獨自凋零。您還是一個默默奉獻,不求回報的園丁,您的花兒忠心的感謝您的栽培!

那年秋天,樹上楓葉零零散散的飄落,散落於一個荒廢的角落,如塵埃般緩緩歸矣,無人問津。小學時的我總是年少輕狂,不愛學習,是老師的「特別關注」之一。我的中文老師也是我的班主任,她直直的黑長髮總是緩緩地散落在肩頭,溫柔地披著,似古典美人般古色古香。她的雙眼前架著兩個圓圓的玻璃片,卻絲毫無法掩蓋她那雙銳利的雙眼,不想亮晶晶的黑寶石更像是潛藏於黑夜中的貓眼石,時刻準備「捉拿」上課神遊的同學。美若天仙說的是她的容貌,但是她的性格卻是典型的「女魔頭」。這個標準的反派名稱便是她的專屬名詞,美得兇狠。小學時,我對她的印象,除了兇惡,便是兇惡。人常說,學生對老師總是又愛又恨的,那麼我的「愛」怕是永遠遲到了。

說起頑皮,最值得一提的,便是考試後帶著不及格的成績去操場上踢足球。有一次,我們踢得忘我,竟到了晚上八時還沒有回家。我們一看時間都知道完蛋了,趕緊收拾書包溜之大吉。我的水壺漏在教室,我急匆匆地跑回去拿,祈禱著教室別鎖門,畢竟真的太晚了!萬幸,我是幸運的!走過教員室,發現還有一盞燈亮著,昏黃的燈光下一個人坐在一張一兩米高的台前,桌上十分簡陋,一杯咖啡,一打試卷及數不清的練習題堆積如山。我看著她眼帶下一圈圈的烏黑,有些凌亂的長髮別在耳後,長髮中夾著幾絲白髮,是那樣顯眼。她微皺眉頭,不知又是哪個調皮仔的作業惹她心煩。看到這,我心頭湧上一陣陣心酸、悔恨,那令她頭疼的作業中必然有我的一份。當我們抱怨著作業多得「沒人性」時,好似從來不知老師要改一班的作業……

那天,我走在街上,明亮的燈光照耀著我。我走著,不禁回想老師對我們的無私奉獻。真的不知道嗎?怕只是沒留意,不在意……那如今呢?我知道了,又可以做些什麼呢?我走著,感到十分沉重。「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突然,這句話浮現在我的腦海裡。我奔跑著,跑回學校,跑到那個教室門口,在那昏黃的燈下不斷喘氣。我抬起頭,走了進去。「老師,對不起!還有謝謝您!」我突然闖入,一時起興的話語令老師愣了一下。她笑了一聲,抬起頭,紅紅的眼圈在那烏黑的印記上。她拉著我坐下,說:「不客氣,只要你日後能用心學習,我的付出就不算白費。」她的聲很溫柔,如那秋天的落葉,值得被人做成標本永記。感謝您——我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