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我沒有遺憾

我一生的遺憾可能就是未能在鋼琴比賽上回應媽媽的期待。坐在鋼琴前的我,看著面前的樂譜,回想起小時候的我是多麼喜歡鋼琴,天天日夜都不停彈琴,還立志將來成為著名鋼琴家,可是,看著已積滿灰塵的鋼琴,我不禁感到心酸。

每當看到樂譜,都會回憶起大賽。我由於過份緊張,所以坐在鋼琴前一動不動。耀眼的燈光照射在我的身上,台下一雙雙眼睛凝望著我。我被這沉重的氣氛壓得喘不過氣來,手指變得無法動彈,身上也不停地冒冷汗。這時,台下的觀眾開始吱吱喳喳地討論起來。我忍受不住,狼狽地跑了出去。台下的媽媽看見這個情況,連忙出去找我。看到媽媽的那一刻,就如看見靠山一樣,我撲進媽媽的懷裡,放聲大哭。

回家路上,媽媽說著沒關係,她不在乎結果。雖然她表現輕鬆寬容,但是我知道她其實很在乎。比賽前一天,我還偷聽她愉快地跟外婆說,我一定會勇奪冠軍。可是,我辜負了她的期待,我深感內疚,眼淚不禁流下來。

我們一家搬離傷心地,媽媽也沒有提及鋼琴一事。一個新環境,一所新學校,起初我還在擔心新生活,但在那裡,我重遇小時候的玩伴秀英。我興奮地和秀英分享,有說有笑。秀英說:「啊!對了!你不是彈琴嗎?不如在今年的才藝表演,你上台表演一下吧!」我不說話,臉色沉下來。秀英立刻發現氣氛不對,便詢問我發生什麼事清,我把事情娓娓道來。她聽見後,輕輕安慰我。

我和秀英的關係越來越好,有時候她還在我家留宿,跟她一起的日子十分快樂。某天,她突然拿著鋼琴比賽的宣傳單就像刀一樣割開我的傷疤。秀英還沒開口,我便轉頭就走。我整天也沒有理會她,放學早早獨自回家,躺在床上哭泣,哭累了便睡覺。當我踏出房間,我看見秀英拿著宣傳單,默默地坐在客廳。我不想面對,呆在房間中。後來,媽媽進來房間,表示秀英只是想我重拾夢想,希望我不要放棄,沒有惡意。我知道她也是為我著想,但我沒有信心。媽媽馬上鼓勵我在嘗試一遍。

在秀英和媽媽的鼓勵下,我重拾信心,再次苦練鋼琴。終於,我再次站上舞台,看到台下的媽媽和秀英,我自信滿滿地演奏,直到結束。台下掌聲雷動,媽媽感動流淚。我看著媽媽和秀英歡欣的笑臉,心想:「這一次,我再沒有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