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出

最近深夜時分,電視台重播一齣電視劇《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其中有一句金句,讓我印象深刻——「要割禾先要彎低腰」。這個句子猶如葡萄酒般,經常在我的腦海裏發酵,香氣濃鬱,且揮之不去;但說實話,我卻不清楚這句子的實際意思是什麼。

人的一生很長很長,路途中坎坷不平,有人庸庸碌碌,有人風光滿面,我想這些套語都已經被用過很多次了吧;然而,我們的確如此。人們常說:生而平等,但在這不公平的世界裏,真的如此嗎?我們被迫要受著不平等的待遇、被迫受著可惡的貧富指標,乃至到死的時候仍要被迫受著沒有骨灰龕位的悲痛。我們會抱怨上天的偏心,但更多的是抱怨自己的付出不夠,因為我們沒有付出更多,讓自己能和別人在同一條起跑線起步。

付出是什麼呢?彎下腰後真的能如我所願嗎?

付出包含的東西可以很多,例如努力、時間,又例如學習、工作,甚至是愛情、友誼,但能不能如你所願就不知道了。

夕陽西下,烈紅的太陽已經累了,垂掛天邊,給予人們一日中最後的溫暖和光芒,看顧著黃昏未歸的路人。我剛放學,走在街道上漫游,傾聽著社區的聲音。這一天過得好漫長啊!經過八小時的學校課程,還有兩小時的課外活動或補習,心身疲憊,終於在這段短暫的回家路程可以解脫一下。

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學生,面對著巨大的學習壓力和同輩競爭,不能有一絲鬆懈。上完課後還有大堆的功課和默書測驗要溫習,每天都付出很多的時間和心血,犧牲我的玩樂和休息,放棄了與朋友相處的時間,為求能取得好成績;然而事與願違,我的成績一如既往的差,想起同學們拿到成績表後開懷大笑,激動的歡呼,我知道他們的付出有回報了。看著暗黃的天空,好像我的心情一樣,都變得越來越暗淡了。天空中飛來幾隻小鳥,他們用力拍打翅膀,像安慰我即使微小,也要努力奮鬥下去。

路途上,我看見了在掃街的清潔人員,在積極說服客人的推銷員,在地盤搬磚的工人;有顧客在商店裏無理取鬧,羞辱著收銀員;有穿著西裝的男士一手捧著文件夾,一手拿著電話,不斷說對不起;路旁還有一位婆婆收起攤檔,準備離開,卻不幸被他人撞倒。我立刻上前扶起她,她笑著說:「謝謝你,小妹妹。」他們都盡力地為生活拚搏,儘管生活艱苦,仍努力付出,微笑面對。可是為什麼,世界就真的這麼殘暴嗎?努力工作的人就只能繼續努力工作,卻不能有好的生活。我的眼睛不知為何變濕了,淚水在眼眶中轉動,又逐漸流下來;我抽了抽鼻子,抹了抹眼淚,繼續歸家去。

原來彎低腰不等於有禾可割,但割禾就一定要彎腰,又或者上天真的偏心,不彎腰也能夠割禾。跟本來「有付出就有回報」不同,這不是顛覆了我們一直以來的思想嗎?

我領會不到付出是什麼意思,又有什麼意義。直到,我遇到了這件事。

我回到大廈門前,遇到了一個義工在派飯給露宿者,她不嫌骯髒,跟露宿者們握手,還問他們冷不冷,需不需要被子。派飯後,義工就看顧著他們吃飯,不時遞上一杯水,還叫他們不要吃得這麼快。我一直都認為義工是非常無聊的工作,她卻看上去很享受。我對該位義工的態度不禁覺得好奇,於是嘗試跟她聊天了。

我問她:「義工不是沒有工資的嗎?為什麼你還要這樣不斷付出自己的時間幫助他人,卻不收任何回報呢?」她說:「或許你誤解了付出的意思吧!付出不是你想像中一定要有回報的;而且我認為做義工很開心,能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挺好啊!有空的話,歡迎你跟我一樣去服務別人吧。」說完後,她就忙著回到崗位了,只剩我呆呆地留在原地,沉思著剛才她的那番話。

開心?對,我看她的表情確實很開心,笑容真摯,給人一種幸福的感覺。也許,我真的把世界看得太悲觀了。之前那些路人,雖然辛苦,不過他們可能很喜歡這樣的生活,偶爾辛苦一點也沒關係。

夜幕低垂,我回到家放下書包,接著走進廚房幫媽媽端菜。吃過飯後,我在房間裏繼續溫習,舉頭一望,看到了窗外的風景,一棟棟大廈豎立著,掛上燈光,發出城市獨有的光芒,繼續太陽的使命,照亮路人。我發現我好像對世界改觀了,世界也可以很美好和漂亮。

要割禾先要彎低腰,彎低腰不一定有禾可割,但可以割的亦不僅僅於禾,可以是其他事物,例如開心。

你問我付出是什麼?對我來說,付出是「不問回報,但求耕耘」。這是最好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