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之後,我終於找回了笑容

笑容,對兒時的我來說,是時常可見的,那時的我總認為笑能解決一切,笑容能展現我的心情,它能給別人帶來快樂和舒適,它能緩解我偶爾的憂愁。可笑容對現在的我來說卻是笑不出來,即使有多麼令人暢快的事情,笑容也不會在我臉上出現。

時常有人說,女生最重要的就是臉,曾經的我是極力反對的,可在那件事發生後才明白臉對於女孩子來說是多麼的重要。中三那年暑假,稍微成熟些的我開始學會化妝、護膚,和著重穿搭。那時總能以最美的樣貌和溫柔的笑容待人接物,可那次摔倒的意外,卻讓我從一個自信愛笑的人變成逐漸自閉的「黑面神」。那天父親叫我外出回家時順便買兩瓶啤酒,於是我便提著兩瓶玻瓶的百威回家,卻因為不看路被一塊石頭絆倒,由於兩隻手拿著瓶子不能及時撐地,我整個臉向地面撲去,瓶子碎了一地,恰巧又有一塊從我嘴龍劃向臉上。當時立時被送進醫院,被告知需要縫針。果不期然,縫完後我的臉容多出一道疤痕,這對當時的我猶如晴天霹靂,原來嫩滑的臉蛋被增添了一絲「色彩」,這給愛美愛笑的我一個重擊。對著鏡子,我覺得自己很恐怖,像個兇狠的惡魔,那一刻,我再也笑不出來,笑容也從此消失,它對我來說是可恥的。

從那以後,我出門會戴口罩,回家也只會躲在房間,我害怕與人交流和接觸,我害怕他們看到我醜陋的臉,我害怕他們那嫌棄的眼神,我的笑容再也沒有出現過。我不敢笑,身邊的朋友也因為我變得奇怪和黑臉而越來越少,那些之前和我一起玩樂的人,他們的笑容也在我眼前消失了。由始至終,只有一個人還會每次見到我都用溫柔的笑容迎接我,也是因為她,我才能重新找回我的笑容。

她是我的姨媽,一個看似上了年紀的女人,而實際上智商卻不如常人。她有精神問題,會整天自言自語和只會笑,除了正常的洗漱吃飯和睡覺,其餘時間她都在笑。我和母親每隔三五天就會去看她一次,她每次都有著很溫柔的笑容,可自從那次意外後,我不再喜歡笑的人,甚至會反感,覺得他們的笑容是在羞姴我。姨媽是一如既往地嘴角上揚,可我卻不再像以前那樣陪她聊天,一起笑。她是我的親人,我無法像對待其他人那樣對她,但又過不了心裏那關,只能有意無意地躲避她的眼神,或是自己玩手機。但不管我心情多壞,再怎麼躲避,每次去看她,她還是會對我露出溫柔的笑容。有時我會在想,她究竟為甚麼會笑?難道她真的是因為開心而笑嗎?她的人生難道就沒有煩惱嗎?

縫針後我整整自我關閉了一年,可這一年裏不論何時,姨媽看到我,臉上都掛著笑容,而由始至終都會對我笑的心也只有她一個。我原本也以為她沒有煩惱,沒有壞心情,當我再一次去看她時,她臉上的笑容卻出乎意料地消失了,我無比詑異,究竟是甚麼能讓她的笑容散去?我嘗試讓自己不再「黑臉」,用平和的語氣問她為何臉上顯得憂鬱了許多,可她卻一句也沒有回應我,眼神是飄忽不定的,這也不是奇悝的事,只是以往的她飄忽不定的眼神是掛在那張充滿笑容的臉上。看著姨媽不再笑了,我心裏也很擔心,可能她也會有煩心事吧,但我不忍看到姨媽繼續憂愁,便強忍著脫下口罩,嘗試重新揚起嘴角,為了讓姨媽重新找回笑容,即使我的笑容再不自然,臉上疤痕有多明顥,都不再在意了。姨媽剛開始並沒有反應,我不斷地讓自己笑著跟她講話,後來她的笑容逐漸出現,直到說出一句「你很久沒笑了」。這句話彷彿勾起了我這一年多的回憶,從摔倒前到縫針後,直到現在。

後來姨媽願意和我聊天講話,原來她突然不笑的原因是我每次去都沒有脫下口罩,沒有笑容,姨媽看出了我的憂愁,她原本以為她的笑容能給我們所有人帶來歡樂,卻發現我並不是因此感到舒適。她怕她的笑容會讓人誤解,才會慢慢褪去。回頭想想,我又何嘗不是呢?原本以為笑容是多麼溫柔的,卻因為意外而選擇逃避。我和姨媽在之後的每次見面都會不約而同地同笑容迎接對方,剛開始我會只對姨媽笑,慢慢地重新找回了自信,我的笑容也開始對朋友、家人展現。才發現,原來我之前所害怕的一切事情,只是因為過不去裏那道坎。

姨媽讓我找回了笑容,找回了自信,不再戴口罩,不再黑臉對人。曾經那個陽光活潑的我再次出現,自此之後,我終於找回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