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之後,我終於找回了笑容

每個人在學習階段都要有適合的老師教導,才會使人的才能充份發揮。

這個下午,在校長的房間,擠了數學老師、英文老師、中文老師、父母親和我。主角當然是我,討論我的學習問題與課堂表現。除了我擺上無辜的樣子站在牆的一旁,大家都凝神聚氣,眼中帶有怒火。第一個開口的是數學老師,對我父母抱怨的說:「對不起,允行父母,我們真的已經盡力了,可是你們的兒子的課堂表現依舊沒有改善,上課就與同學談天,有時就在畫畫,學習成績毫無進步。你們應該看了成績單吧?小測三十分鐘,他就答了一道題,還是錯的……」聽到成績單一事,父母在老師面前露出訝異的表情。我想:「糟了,被發現了!」老師們一看父母的表情的就知道,我並沒有把成績單給父母看。然後,多位老師就是一頓訴苦。

回到家,父親一巴掌就打到臉上,我哭了,平時的笑容就因這一巴打散了。

我喜歡畫畫,卡通人物、花草樹木都是我最愛畫的,只有畫畫的時候心裏才是甜的,我那時的笑容才是最自然的。我畫的人事物,在畫紙上依我看來就會動,很有趣。我最討厭的就是寫字讟字計算,那些字總是跳來跳去,我努力地抓緊,然後把字寫在紙上,但每次交功課後收回,看到的最多就是紅筆的交叉。我就不懂為甚麼!明明我與其他同學寫的就一樣,為甚麼其他同學就有勾了,旁邊還有個印章。算術也是這樣,我最討厭啦!但爸媽就總罵我態度不好,沒用心,真的讓我快瘋掉!

爸爸再是第二巴掌來,我哭得更厲害。他說:「真的沒法教你,看看你哥哥,成績就是優,不用我操心。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你就要給我學好態度,我會安排你到一間寄宿學校,給我好好學習吧!」「寄宿」、「學校」、「離開家」……我一想到這就心裏一沉,感到害怕,抱著母親喊:「不要!我不要離家去別的學校住,我會努力學習的,真的!真的!求你了!」不管我喊得多大聲,他們像聽不到的,我的心更沉了,感到憤恨、恐懼、絕望!

在寄宿學校過了一星期後,父母親和哥哥來探望我。哥哥送我一盒顏色筆套裝,我接過了,哥哥一臉擔憂的說:「你笑笑吧,你不是最喜歡畫畫嗎?」對!我最喜歡畫畫,但現在已經不畫了,我根本沒有心情畫。我只想離開住寄宿學校,你們都不聽我的意見。就算在寄宿學校,我的成績也沒有改善,就只有文字和算術繼續折磨我,我怎麼還能笑?我活在痛苦之中。

因為成績和功課都一塌糊塗,寄宿學校的老師對我也是一樣的不滿。

有一個新來的美術老師——思賢老師,他上課時給了同學們一張雪白的畫紙,然後掃開了桌面上平時掃描用的模型,說:「不要被桌子上的模型限制你的想像力,大自然中千奇萬象,你想畫甚麼就甚麼。」過了半堂時間,我都沒有拿起畫齃。他走到我的座位旁,半跪著說:「孩子,你不喜歡畫畫嗎?」我根本沒有心思搭理他,沒有心思畫畫,只想回家!我甚麼表現都沒有,就呆呆的看著畫紙。思賢老師應該從我的眼神讀懂了甚麼,也許他讀到了我的痛苦,他溫柔地摸了摸我的頭說:「沒關係,孩子,沒關係,你休息一會吧。」

兩個星期後,今天與明天是假期,父母把我接回家。到家門外,看到一熟悉身影,穿著白色短袖衣服、牛仔褲和背著個教師用的背包,他就站在我家門外,他是思賢老師。老師看到我們,立刻向父母表明身份,說是家訪,討論我的學習情況。父母就請老師進門了。

父母與老師對坐,我站在一旁。老師從袋內拿出了一疊作業本,都是我的。他打開作業本,向我父母指出我錯的地方、被紅筆圈起的地方,說:「能看到嗎?允行把英文字、數字都像鏡子反射一樣翻轉寫,只要用鏡子看這些字,都能對得上是正確答案。我只見允行很不開心,在學校裏很少說話,也不肯畫畫……」母親插問:「他沒有畫畫?」然後把我畫的畫從櫃子裏翻出給老師看。老師笑了,繼續說:「允行並不是沒有用心學習,而是學不了,因為他有讀寫障礙,根本連寫好字都不能。但請看看他的畫,是多麼有創意,翻轉的思維。他現在需要的只是用別於其他學生的學習方法,他一定能把成績提上去。」聽著聽著,我不禁流淚了,我感覺終於有人明白我了。

回到學校後,思賢老師用畫畫的方式教我寫字,用跳樓梯的方式教我數學。我覺得很有趣,不知不覺就記住了,他教的東西,文字和數字也不會像以前那樣跳來跳去,成績終於提上去了。

他看到了我的進步,我也看到了自己的進步,覺得不可思議。後來他送了一幅畫給我,畫上就是我大大的笑臉,我感動得哭了。

自此之後,我終於找回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