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句話,我會記一輩子

這一句話,我會記一輩子。

「妳要懂得為快樂付出代價。」

小時候的我是個電視兒童,每天的晚上5點我都會坐在沙發上看著動畫工廠。有時候看得太入迷,也會忘記時間的流逝,忘記自己的作業。爸爸看不下去會抓著我,把我帶去書桌監督我做功課。但媽媽卻從不這樣,她只會溫柔地看著我,甚至會勸爸爸放棄拖著我去學習。 「讓她做她想做的吧,強迫可不是一種好的教育方式。而且她也要懂得快樂的代價。」當時的我只知道這句話一被媽媽說出,就沒有什麼好事發生。但其中的含義我卻是不懂的。

最後這句話我是慢慢的弄懂的。有一次,我跟著媽媽到超市採購。我看著那些誘人的糖果,口水開始分泌,我指著糖果要求媽媽買一些解饞。媽媽拒絕「妳不是想買小說嗎?今天妳能用的錢就這麼多,要麼買小說要麼買糖。」聽到我媽這堅決的語氣,我知道自己必須選擇了。思來想去,我還是選擇了精神食糧,而代價是那我品嘗不到的糖果。

從初中開始,我便經常逃學,到湖邊看新買的小說,到公園裏與孩子們玩樂,或者無聊地坐在海邊看浪花。媽媽委婉勸喻不果,只好說:「我不喜歡妳這種做法,但我不會強迫妳上學。我希望妳能在做事之前想一想,要懂得為快樂付出代價。」

不知是不是被這兩句話點醒了,我坐在書桌前不發一語。

我垂眼望向桌子上的地理考卷,原本能考90多分的我,如今卻只能低空飛過。逃學對當時的我來說無疑是快樂的,但這快樂的代價,真的是我能接受的嗎?

我逐漸將逃學次數變低,考試也保持在15名以內。那時的我比逃學去玩的我快樂許多。

高中我開始懷疑自己在中三時的選擇。我的成績雖然不算差,但我卻一點都不快樂。那時的我滿臉愁容,連吃飯都提不起勁。

有次放學回家,媽媽坐在書桌前溫柔的看著我:「一心,自從上了高中妳便十分憂愁。是有什麼煩惱嗎?」我放下書包坐在床上,將我的煩惱說出。媽媽聽完微笑的看著我,說道:「既然妳不喜歡這科目,可以跟老師申請轉科啊。」

「可是我擔心轉科後會跟不上……」我弱弱的說道。

「嗯,那妳好好考慮一下,需要簽名隨時來找我。」

我坐在床上想起媽媽從小對我說的那句話「妳要懂得為快樂付出代價。」想要快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賭徒一樣,快樂對他們來說便是賭錢。但他們所付出的代價卻是金錢,甚至是家破人亡。而轉科於我,便是之後學習的快樂,而代價是需要付出雙倍的努力追上其他人。

權衡再三,我決定提交轉科申請。

轉科後的我雖然痛苦,但快樂也接踵而來。我交到志同道合的好友,也找回了學習的快樂。

無論是轉科還是逃學媽媽從小都不會強迫我做出任何選擇,她只會在我做出選擇時提醒我,必須想想快樂所帶來的後果,想想自己是否能承擔這些後果。

如今我也上了大學,媽媽跟家旁的榕樹一起衰老,風吹雨打的痕跡慢慢增加變多。而沒有任何改變的就是媽媽的性格與她的陪伴。每當我擁有煩惱時,她總會在身旁陪著我。她仍然會在我無法抉擇時說出這句話「妳要懂得為快樂付出代價。」而這句話好像變成了我的座右銘。它就像媽媽一樣,時刻警戒、提醒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