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與願違,我卻過獲益良多

槍聲響起,我燃起久違的鬥志和熱情,並把這股高漲的情緒延續下去,我邁出我的第一步,並以飛快的速度前進。在比賽場上,沒有一個人是我的對手,我有些納悶,彷彿其他比賽對手還沒有開始跑,我就已經結束了這場比賽。這場沉悶而沒有任何競爭對手的比賽結束了,我奪得了比賽的金牌,我已經記不清楚這次是我第幾次奪得的獎牌,我已經對奪得獎牌這事再也沒有任何快感或興奮,一股黑暗的想法在我內心慢慢滋生……

自從這次比賽後,我在學校地位上升了不少,身邊經過的同學都會熱情地問候我,大家都十分尊敬我,就連學校田徑隊老師都十分寵著我,但我知道因為我在學校裏是唯一一個能夠輕鬆在中學校際田徑比賽中奪得無數獎牌,老師們當然不想失去這個機會,他們希望在中學生涯能夠為學校奪得更多獎牌,亦同時告訴其他學校,我們學校的強大,讓學校的聲譽更好。這樣正正是導致我後來失敗的主因……

這段時間過去了,我內心漸漸地滋生了傲大自大的性格,我認為那些在田徑隊裏努力訓練的同學。他們終都不能超越我,為何他們繼續訓練?我十分理解。所以,我慢慢地開始不去田徑練習,認為這只是浪費時間。當時在田徑隊裏有一位好朋友一心,他看見我開始缺席田徑練習,然後他走過來跟我說:「你為什麼不來訓練?」,我一聽到訓練這兩個字,我就顯得不耐煩地回答他:「即使沒有訓練,我仍然可以奪取冠軍,那我為何要浪費時間在訓練呢!」我大聲地說道,一心看見我的態度如此傲慢,他狠狠地留下了一句:「世上沒有事情是永恒、恒久不變的,最終你只會輸給你最大的敵人!」,他頭也不回地走了。我不屑地笑了笑並想著,最大的敵人?敵人?真希望能有一個像樣的敵人能打敗我這個長勝將軍!自此,我再也沒有和一心互動和交流。

一年一度的校際比賽來臨,我帶著興奮的身軀,沉悶的心情到達比賽場地,希望這一切能夠儘快結束,就好像過往比賽一樣,毫無挑戰性,一場不像比賽的比賽,像極了我的個人表演賽,獨自一人完成。終於,我的比賽就快開始,我走到跑道上,竟然看見一心在我旁邊的跑道,我沒有對一心說任何話,只想趕快用心動證明給他看,他所堅持的原則,不懈的努力,都是浪費時間的……

槍聲響起,我以過往從容的姿態起跑,並以迅速的速度佔居第一,在比賽中段,我仍然保持第一,我望上觀衆台,看見台上同學都紛紛為我打氣,熱烈的歡呼聲,彷彿好像我已經贏了。突然,一團黑影在我眼角邊擦過,並以閃電般速度在前進,那團黑影的腳步聲愈來愈近,愈來愈靠近……就在我眨眼的瞬間,那團黑暗已經超越了我,那人居於是一心!就在我腦海裏有千萬個疑問之際,我看見一心就快到終點,我沒有多餘時間去思考,我只好拼盡全力要完成比賽,希望能超越一心。我發現我好像失去了以前的從容和速度。最後,事與願違,現實總是殘酷的,我真的輸給了一心。

在整個比賽結束後,我獨自留下了空無一人的運動場,熱鬧的氣氛過後,空氣彌漫著一個失敗者的氣味,想遮蓋也遮不住,我走到跑道上坐在地上,反復沉思著我的失敗,我的「敗北」,我的失利。我真的輸給了一心,輸給了這位同學,輸給了這位同學?不!我是輸給了我最大的敵人——自己。都怪我當初傲慢自大,不去練習。都怪我在比賽前過於輕敵和沒有認真對待比賽。這些都是我失敗的主因等……此時,我看見一心慢慢走過來,他是來恥笑我嗎?我內心想著。他走到我面前,並向我伸出雙手扶起我來,一心非但沒有恥笑我,還跟我說:「機會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只要下次準備充足,必定再能奪取佳績。」一心沒有說其他話,只是靜靜地陪伴在我身邊,

經過此事後,我獲益良多,除了一心所說的道理,也問上沒有事物是永恒不變的,就好像我經常奪冠一樣,都會存在很多變數,我也不一定能次次都拿得冠軍。此外,即使天資優越,但是只要不勤加練習、操練等,這股天資只會白白浪費掉,甚至你努力提升自己的人被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