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與願違,我卻過獲益良多

這是那天的「日出」帶給我的啓示。

陰冷的早晨,我頽喪地從床上爬起來,這時是淩晨四點。

天色依然是昏昏沉沉,因失眠而輾轉反側的我揉了揉眼睛,瞧了瞧窗外的天空,一片灰濛濛的。

去看日出吧,我想。

披上一件運動外套,我急匆匆出了門,廣東冬天的早晨總是特別磨人的,那種陰冷的感覺和北方的嚴寒是儼然兩種性格,戴上藍牙耳機,歌曲選單裏點了一首「Gonna FIy Now」,我興匆匆地往東湖公園跑去。東湖公園的小山上有個瞭望台,那裏是看日出最佳的地方。

邁開步跑起來,整個人就開始溫暖起來了。只要動起來,果然整個人就好像精神了好多。路上也有零星幾個正在晨練的中年大叔和一位外國人在晨跑。不知怎的心裏忽然暖了起來,加快了腳步向瞭望台跑去。

我一定要看到日出!我也一定會看到。

東湖的路燈離熄滅還有很久,最起碼要等天邊顯現魚肚白的時候,晚打才會熄滅,橫跨東湖的一條石橋上稀落地亮著幾盞彩燈,反射在湖上特別好看。

我興匆匆跑上石橋,活動了幾下雙臂,然後繼續向瞭望台跑去,跑了幾段路,終於看到眼前長長的石階梯。其實什麼也不管不顧了,一股腦沖上去。我腦裏想象的畫面是,像電影《洛奇》的主角跑上費城階梯後,對看天空高舉雙拳的景象。

等我跑至頂峰,準備一覽絕景時,眼前的現實卻狠狠給了我一耳光。

昏沉,迷霧,瞭望台也只不過是個瞭望台。

陰冷中看不見一絲溫柔,我在原地等了一段時間,腦裏全是懊悔和失望。

「嘖」我憤憤地罵了幾句髒話,準備下山離去了,轉念一想,會不會時間還沒到?

看了看手機,已經五點了,瞭望台附近有幾張長椅,我走過去坐了休息一會。

百無聊賴的我把耳機摘掉,做起了肢體伸展。這時我可以聽到空山中一聲又一聲的鳥語。其實我已不再疲累,整個人因活動而熱了起來,這時聽到鳥語,更加舒心。

我在等什麼呢?我想,忽然起了一陣風,使我又涼爽了起來。這時時間已經接近六點了,天色也開始微微變淡,我再次走向瞭望台處,可是雖然能微微地看到一些光,卻依然不可能看見太陽。

風又吹了起來,小鳥的聲音不停在耳邊繚繞,這時瞭望台上來了一個穿著運動服的老伯。老伯朝我笑笑,我也點點頭,雖然他也是來晨練的。

於是我們便各自繼續運動了。

天色逐漸開始發亮,我變得愈發神清氣爽,這時已經七點了,日出早就過了,我此行並未看見日出本尊,我看到了它的光撤在原本昏暗的湖面上,就像農民在播種一般,從這往下看能夠看到湖面逐漸有了生氣。

周圍的環境也開始明亮起來,風吹起樹枝吵吵作響,我站在瞭望台,望著波光粼粼的湖面,我忽然體會到《始得西山宴游記》中作者感覺到與自然融為一體的感受。

或許我並未有得到我想要的,我卻只能帶著遺憾地下山,在等待的這段時間內,我跟自然完完整整融合,親近了起來,甚至連身邊的人,事物都變得可愛起來。

有時,你不一定得到你想要,在過程中,你要學著接受,並在過程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溫柔。「日落」本尊沒有出現,但它卻讓我感覺如獲至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