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讓我看到美

  • 作者: 楊子鋒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0-9
  • 學校: 青年會書院

牆上掛著的親子照,被死寂的空虛沖刷成黑白,與我多年來吹滅蠟燭後的漆黑無異,噩夢般的黑夜侵蝕著我,世界似乎逐漸失去色彩。

我曾天真地以為凡是父親,都是難得歸家一次。小學一次的語文課,老師給出我們一條題目——我的父親。我苦思冥想,反復思索,腦海中卻始終無法浮現父親的身影,只有平時待到夕陽西下,朋友們都被父母接走時,母親和祖母匆匆趕來的身影。

後來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童年缺少了一塊拼圖。當同學們興高采烈地討論與家人共享天倫之樂的假期時,我的世界如同一片空白。我開始意識到父親幾乎缺席了我整個童年,我獨自承受同學的嘲笑,卻從未告知父親,因為我仍舊不死心地相信父親的缺席是有苦衷的,相信他還是關心我,相信他是為了我們的家庭。

直到十八歲那年,畢業典禮上,我站在台上,用被燈光照得刺痛的眼睛尋找父親的身影,七彩氣球和布帶裝飾的禮堂很美,但我拼了命地掃視,只看見母親旁邊一個空蕩蕩的位置,與我多年來所經歷的場景無異,一年灰白在腦海中閃現,將所有的色彩一一吞噬。在我人生中,最重要的畢業典禮,父親再度缺席。從那時起,我心中的怨恨便肆無忌憚地瘋長。

那天回到家中,迎接我的仍是一片漆黑靜謐,滿腔的怒不可遏無處宣洩,竟產生了一絲想拋下書包離家出走的衝動。這時,桌上的一封信卻讓我停下了腳步。竟是父親寄給我的信,我將信打開,竟展成一束立體的滿天星,還吊著一張卡片,寫著「畢業快樂」,憤怒的心在此刻竟軟化了少許,只是怒火少少平靜,這草草四字又讓我感到難以饒恕,心房又一次被一股無名火佔據,若是真的關心我,又怎麼會連我最重要的日子都缺席?我一氣之下將滿天星扔進垃圾桶,這束繁星漫天又像清晨雲霧的花,以凋零的姿態投入垃圾堆裡。

人們常說:「父愛總是含蓄而偉大」但童年的父親帶給我的卻只有輾轉的折磨和无盡的失望。

也忘記了上一次父親歸家是何時,幾個星期後,門外傳來一陣有氣無力的鑰匙轉動的聲響,父親提著大包小包的料理,笑容滿面地向我走來,說要好好慶祝我畢業。看到他的一刻,我內心沒有激起一絲波瀾,眼前這個最熟悉的陌生人對我送上久違的關懷,我卻只是敷衍地帶過,以不帶溫度的寥寥數語回應,氣氛似是要凝結到冰點,尷尬的氣氛在我們之間蔓延,父親見狀只好放棄。在我不經意看到他的瞬間,卻發現他臉上的皺紋不知何時已經遍佈滿臉,縱然頭頂髮絲受明亮的廳燈照拂,卻依然暗淡,沾染不了半分光澤,每一個動作都像被歲月侵蝕的老人家,強裝笑容無法掩飾他的蒼老,反而牽動他臉上更多的皺紋。不知怎的,發現父親老去的事實讓我心裡不是滋味,這個曾經能將我扛在肩上四處跑的人,竟也捲進了被時光侵蝕的洪流中,晚飯後我逃回房間呆著,只想用沉睡來矇蔽自己,逃避這一切……

夜半醒來,隱隱約約聽到陣陣抽泣,好奇心驅使我走去。父母的門虛掩著,透出淡黃的燈光。從門縫中我看到父親的背影,這個頂天立地的大男人,如今竟然哭得像個小孩,我在門外靜靜地聽著,「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公司這次裁員……」父親哽咽著用不穩的聲線道出自己被解雇的事,他年紀大了,順理成章地成了公司裁員的馬前卒。

「我實在沒有任何辦法,一心的生活費不說,還有大學學費、宿舍費、將來買房的錢,這些都是錢,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換作別人,肯定能給他更好……」母親只在一旁安慰父親,「一心他會懂的,他只是年紀還小,不懂事。」我站在房門口,如雷轟頂。

父親的寥寥數語,盡是這些年來受的痛苦和委屈。在我的記憶中,從來只有父親缺席的一幕幕場景,卻從未想起他在外日曬雨淋的辛苦模樣。我自私地想父親時刻陪伴身旁,卻從未想過生活對他的壓迫,以及他為了我們而犧牲自己生活的無奈。

心頭百感交集,我想要假裝逃回房間,假裝什麼也不知道。「一心他會懂的,就像我們以前一樣,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眼淚不知何時潸潸而下,思緒將我牽回了遠方的童年。那時元宵節,我難得牽著父母的手逛花市,總吵鬧著要父親給我買一株滿天星,他笑著問我為什麼喜歡漫天星,而我只別扭著說喜歡,他將滿天星遞來我手中,「滿天星都為了點綴他人,你要是喜歡,爸爸來當你的布幕。」

內心的震撼和慚愧一併滿溢,我再也止不住決堤的淚水,我推開門,「爸……對不起。」他仍是匆忙抹去臉上的淚水,竭力在臉上掛上一抹笑容。直到這一刻,他仍然默默地消化所有痛苦和難過。我知道,他只想給我最好的生活。或許在他兒子面前,他永遠都是個頂天立地,無所不能的父親。

人們總說:「父親總是含蓄而偉大。」世界上最深沉的愛,不是一句又一句轟轟烈烈的「我愛你」而是細水長流的默默付出。我曾自私地希望父親永遠陪伴在我身邊,卻忽略了他在外頂天立地,獨自一人承受著與家人離別的痛苦。他,只是默默地將整個家扛起,咬牙切齒地用血液和汗水換來我光明的未來,卻從沒有半句怨言。他只是默默地犧牲自己,養活一家人,希望有一天能讓我見識到這個世界的美麗。人們說:「生活從不缺少美,只缺少發現美的眼睛。」我從未發現,原來世界上最美的,竟是最不起眼,用他堅強的肩膀扛起了我整個世界的男人,是他為我付出的每一點、每一滴。

我倆相擁著,一切已盡在不言之中。這個擁抱,讓我的世界再次充滿了色彩,帶我領略到這世界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