隙縫中的溫存

  • 作者: 李曉楨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0-10
  • 學校: 青年會書院

有一條新的短訊:「早點休息,晚安!」

短信的末尾寫著日期:「2019年6月20日00:00」

我呆呆地坐在那裡,感覺有種東西從手機裡往外面滲透,像是梅杜莎的目光,她穿越了十幾年的時光看著我,我被石化了,我不敢動,我怕動了就會崩潰,渾身刷刷地掉下石粉。

那是一個冬夜,深邃的天空掛著幾顆星。寂靜的夜晚,黑色貫穿每個角落,缺少了往日的柔情。「叮!」響起了明亮的訊息提示聲。在繁忙的課業圍攻下,訊息的聲音也變得格外刺耳。劃開手機螢幕,一句:「明天還要上一整天的課,早點休息呀!」我習慣性地發出一個訊息表情,隨後關掉手機螢幕。但也不禁心感懷疑,難道老師們都是不用睡覺的嗎?這個時候難道不是回到床的溫暖懷抱,美美地睡上一覺?但就在這短短的幾秒裡,班群組的訊息接一連三地轟炸過來,讓人被壓迫得難以喘息……

課本上的難題,更讓我感到天昏地暗。面對著面前這一道難題,心更是像千萬隻螞蟻在啃咬。看著那一條條轟炸的訊息,突然間,一個想法油然而生。我拿起手提撥打給這個從沒有觸碰的號碼,不禁感到忐忑。我屏住呼吸按下那綠色無形的小按鈕,一秒……兩秒……在第三秒時電話傳來一把低沉的女音,她說話的聲音像是在沙漠許久不喝水的旅人,沙啞得厲害:「喂......」 我戰戰兢兢地說:「老……老師我有問題請教您。」

就在我極度緊張地時候,傳來的卻是一句爽朗的「好呀!」我放下心頭的大石,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但通話突然卻被切斷了,我十分疑惑。不禁心想,為何老師把通話切斷?我說錯了什麼話了嗎?內心頓時上演了一部幾十集的劇集,最後留下一張錯愕的臉頰。「叮!」手機響起了,上面顯示著「對方邀請您視頻通話」我頓時明白老師的用意,動作利索地接起。螢幕那邊的女子一手握筆,一手托腮,看著桌面上的難題,麻利的寫著解題的步驟,緊皺眉頭添加了幾分柔情,抹去了往日的鋒利。

往日的片段如潮水一般湧上心頭……

還記得當初剛入學時,一個陌生的教室,一群陌生的同學,身旁的同學們都在興奮地自我介紹,變得十分熱鬧。直到……「噔,噔,噔噔……」映入眼簾的是我的班主任——鄭老師。她有一把烏黑的秀髮,乾淨俐落地綁了起來,顯得格外精神。那雙眼睛,如秋水,如韓星,如寒星,如珠寶,如白水銀裡養著兩黑水銀,這一眼,便使喧鬧的課時變得鴉雀無聲了。但卻從未發現,這嚴厲的外表卻只是每位老師倔強的武裝。

「念慈!念慈!」柔和的聲線將我從思緒拉回,我望著螢幕上的鄭老師,她那著急的神情深深地觸動了我內心的柔軟。「老師,我在。」耳朵發紅地回應她的關懷。她耐心地向我講解著題目的要點,而我的注意力卻被她桌上厚厚一疊作業本轉移,頭腦突然一熱一個激靈,原來她每天都要貪黑起早地工作,不是只有我們忍受熬夜的苦,她還在繁忙的黑夜給予我們暖心的問候,可我們多麼無知,多麼可笑地糟蹋她的用心良苦。我還以為,老師的工作只是佈置作業;我還以為,老師的嚴厲只是厭惡我們;我還以為,老師的訊息只是煩擾。錯!這一切卻正正都是我們自導自演地一場惡作劇,我們抱怨老師的囉嗦,厭惡老師的嚴厲,卻遺忘老師細節間的溫情。

無時無刻,都是她在晝夜不停的為我們操心。深夜裡,我們已經進入甜美的夢鄉,而她卻在皎潔的月光下,為我們批改作業,認真的備課;白天,她掩飾著疲倦的雙眼,站在課室裡引導著我們進入知識的海洋。

春雨,染綠了世界,而自己卻無聲無息地消失在泥土之中。

別後,漫長的歲月,您的聲音,常在我耳畔響起;您的身影,常在我眼前浮現;您的教誨,常駐在我心田……

耳邊的冷風將我帶回二零二零年的冬夜,是的,我畢業了。我拿手機,笨拙地劃開手機,輸入著「謝謝您!」。

我把手機放在桌面,對著它坐了一個小時,它卻再也沒有響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