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

  • 作者: 楊子鋒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0-5
  • 學校: 青年會書院

和煦的朝陽映入床邊,掃走寒冬留下的陣陣涼意,三月的溫暖伴隨我暢遊夢境。直到刺耳的鈴聲響起,朦朧之中看錶,早上七點。心想,再睡三分鐘吧!不會遲到的。到再次睜開眼睛時,已是早上十點。我才驚覺離十一點跟外公喝茶的時間不多了,恐怕是要遲到了,匆忙用了三分鐘換好衣服,將所需隨身物品帶齊,我朝著地鐵站方向奔去。

踏進車廂的瞬間,慣性掏了一下口袋,不安的感覺油然而生,原本習以為常的動作此刻失靈。惶恐不安地搜索著布袋,空空如也,如同我此刻的心靈。我努力思索著手提電話是何時丟失的,會不會是狂奔去地鐵站時遺失?或是入閘時在擁擠的人群中被偷走?無數焦慮湧上心頭,腦海反復回憶、思索。直到旁人手提電話的鈴聲將我從思索中扯回現實——原來是出門過急將手提電話遺落在家。其後,期待焦慮的是陣陣若隱約現的失落感。

原來,二十一世紀的人,失去了手提電話,真的可以六神無主。人,變成一副無靈魂的軀殼,彷彿世界與停頓了無異。我從未發現,原來平日轉瞬即逝的獅子山隧道,今天竟成了一條无盡的時空隧道。沒有接駁手提電話的音樂沿途陪伴,世界變得枯燥;沒能掃視社交軟件的每一刻,世界變得空虛。不能隨時用手提電話拍照的瞬間,世界失去色彩。原來,沒有手提電話的日子,我失去了一切。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車門終於打開。在司空見慣的「低頭族」世紀中,一家人大手牽小手的場面映入眼簾。孩子臉上洋溢著笑容,年邁的長輩在平凡的親情互動中享受著天倫之樂,溫馨的氣氛散佈在空氣之中。然而,這種感覺讓我感到窩心之餘又帶著幾分陌生。原來有手提電話的日子,生活中的溫暖都被我忽略了。回過神趕路時,美妙的韻律徐徐傳來,牽動了我的心。路邊演唱的歌手雖然觀眾並不多,在仍沉醉於樂章之中,我從未發現原來音樂在觸手可及的距離中會變得如此美妙,仿若動人心弦的天籟之音,我佇立沉醉其中,正當我準備取出手提電話拍下視頻放上社交媒體之際,我才確認自己根本沒有帶手提電話。

溫暖的陽光撒在地上,蒲公英零落地被微風吹散,萬物甦醒之際,交織成一幅優美的油畫,顯得格外美好。原來,世界的絢麗,遠遠超過我在狹小屏幕中的認知。

不久,面前的分叉路使我陷入困境,模糊的記憶使我不知所措,到底那一條路通往酒樓呢?我下意識地摸向口袋準備搜索地圖,再次確認自己沒有帶手提電話。期待的心落空,無比徬徨。「你在找路嗎?」「是的,你能幫我嗎?」一股狐疑升起,在世態炎涼的廿一世紀,人人都有手提電話,怎麼會有陌生人主動為我指路。「你要去哪裡?」「彩虹酒家」「這條路直走轉彎上去就對了」「好,謝謝你!」

走去酒樓的路上,涌起了一股暖流。從前,我一直以為在科技時代的今天,人們只會顧自己的利益,而不會幫助別人。即使有人向我問路,我也肯定會叫他自己查地圖。沒想到,這個小小的舉動,卻為我帶來了大大的溫暖,讓我對人情冷暖拾回信心。在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我重逢了久違了的及時關心。

時間正好十一點,我看到外公。沒有被手提電話耽誤的路程,幸好讓我準時到達 。「你沒有帶手提電話嗎?」「你怎麼知道?」我一臉矇然「不然你會打電話讓我來接你啊!」說完,我們相視而笑,外公還是最了解我的人啊!

「以前,沒有手提電話,不比現在方便,卻很珍貴」外公說著,然後拿出外婆生前的照片,泛黃的照片中清澈的眼神和會心的微笑依舊美麗。「外公,你為什麼不把外婆的照片存在手提電話呢?那麼不見了也不怕。」「這怎麼一樣呢?」他露出了耐人尋味的笑容。「以前沒有手提電話的日子,時間很慢,但事物很真,感情、承諾、人情味……我還記得當年與你外婆約會的日子,每次約了時間、地點,就言出必行,風雨不改,哪像現在你們年輕人隨心所欲約的時間,說改就改……」

這一天,是我和外公在餐桌上沒有手提電話的對話。誠然,沒有手提電話給我造成了不便,連時間也無從得知,但我確切知道當天和外公的閒聊跨越了早茶和下午茶,也是我們公孫之間最真摯的一次對話。有許多話,或許當下的我仍不明白,但我相信我將來會明白,或許有一天我會明白手提電話中的相機功能,總不如菲林沖刷出來的相片般承載了寄託思念……

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才知道,真實的世界遠比電子世界豐富。唯有在真實的世界,才能看到自然的美,以及人情味。從今以後,不能再被手中的小小屏幕所矇蔽。

「生活從不缺少美,只缺少發現美的眼睛。」原來,看清世界的美,只要我們放下手提電話,用心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