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情

每當天氣風和日麗,外婆就會到家附近的公園散步,晚飯後,她總習慣坐在窗前看金魚,因為她說落霞照在晶瑩剔透的魚缸上很唯美。

在週末,我在破曉時分就会醒來,陪外婆一起到公園散步。 走在清晨下人稀車少的炮台街,我盡量放慢腳步來遷就步履蹣跚的外婆,沿著街道一直走數分鐘,佐治五世紀念公園就映在了眼前,最顯眼的就是那一座紅牆綠瓦的涼亭,涼亭內坐著兩位老伯在楚河漢界上對弈,旁邊也有兩三位提著鳥籠的老人坐在樹蔭下乘涼。 外婆撐著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向一棵老榕樹下閉目坐著,聆聽著那自然清脆的蟬鳴鳥叫。 這裡的老人都是大家的左鄰右里,彼此沒有半點芥蒂,避忌。 外婆開始和提著鳥籠的老婆婆聊了起來,點評著某些茶樓的質素和親戚間的趣事。 他們的青絲染了雪霜,到底這些年頭經歷了什麼? 我坐在一棵樟樹的橫切面上,數著一圈圈的年輪想象著。 「這裡在你出生以前都是海來的,之後填海才發展出這個公園。 」外婆的聲音隨著牡丹花香飄來。 「這裡停泊了好多小船,從前我和你爺爺就在岸邊賣魚賣蝦。旁邊這位婆婆經常光顧我們呢!」外婆笑了,老婆婆笑了,我雖然沒有經歷過,但外婆的一番回味不禁令我浮現出清晰的畫面感,歸屬感一下子湧現到我心頭,我亦向著蔚藍清淨的蒼穹露出了莞爾。

兩位老伯弈畢,顫抖的手將勾勒了竹葉的茶杯遞向我們,分享他們剛沏好的普洱熱茶。 我和外婆將他們的一番心意入喉,只是看似普通的熱茶,卻在回甘一剎品嘗出了那莫名的親切感,也許這就是所謂家的味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