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感悟

近期,全球遭受著肺炎的肆虐,在這段嚴峻的時期,學校都採取了停課措施,大多數人更選擇在家中工作。

在這段令人人心惶惶的期間,大街小巷充滿著藍色的「蒙面人」,遮擋了細菌,卻掩蔽不到 那顆驚恐的心情。 街上的人流有明顯的減少,常日熙來攘往的街頭,現在變得渺無人煙,雖然沒有頹垣敗瓦,但整個城市異常的恬靜浮現出一種荒廢的感覺。 但仍然有不少人為了買口罩和酒精消毒液,聚集於藥房或便利店,有些人更在天尚未破曉就預先排好了隊,畢竟口罩在這非常時期十分重要。

我和家人選擇在疫境中坐船到坪洲遠足,船下風平浪靜,船上門可羅雀,船外一望無際,海和天連成一直線,不時飛過幾隻海鷗,點綴著晴朗的蒼穹。 靠岸後,我和家人帶著愜意的心情踏上岸,這裏環境比較狹窄,有著弄堂般寫意的情調,我們沿著蜿蜒的巷道,走到了一條樹蔭下的人稀小徑,大家脫下那滲滿化學氣味的口罩,將它收在塑膠密實袋裡,深深吸一口氣,脫離出憂鬱藍口罩下窒息的感覺。 陽光從片片綠葉的隙縫中滲透出絲絲暖意,我和家人在龜裂的石板路上徐步著,左臉吹來冉冉海風,暖和及清涼的感覺同時迎面而來,此時擺脫口罩的我仿彿就處身於世外桃源般,跟城市裡吸 著烏煙瘴氣那懊喪的心情根本兩回事,鹹鹹的海風擺動著樹葉和我的愉悅,我又蹦又跳地來到金黃璀璨的海灘上,看見兩位衣著樸素的老婆婆用貝殼在沙上拼出可愛的圖形像魚兒、海星等 ,活現於沙面。 「現在疫情很可怕,口罩也難買,不敢到人多的地方,所以才來這裡吹吹海風。 」婆婆帶著莞爾對我說,我也注意到婆婆沾滿沙粒的雙手十分骯髒,於是我便從口袋中拿出兩瓶酒精搓手液和幾個口罩給兩位婆婆,希望我們能一起斬除這內憂外患的荊棘。 接著,我們為天青色的海洋和婆婆創作的「沙畫」按下快門,將這些美麗的瞬間收錄於相機裡。

離開海灘後,空蕩蕩的肚子很快便發出饑餓的訊號,由於疫情關係,所以都不敢到餐廳吃東西。 隨即,我和爸媽便拿出酒精搓手液將雙手消毒徹底,然後從背包拿出媽媽今早準備的三文治,我一拿起便開始狼吞虎嚥了起來,將肚子徹底填飽後,天色已轉成琥珀色,我們也該離開了,我們消毒雙手,將中午使用過的口罩謹慎地從密實袋中取出並戴上,穿梭於偏狹的小徑,抵達碼頭便登上郵船,走了大半天的我始終敵不過疲倦,悠然地在寂靜的郵船上睡著了。

回家後,我提起口罩的兩條白帶,扔去了家裡的有蓋垃圾桶,接著洗完手後,我便坐到沙發上看新聞,今天的肺炎確診人數又增加了不少,我哽咽了一下,心裡十分難受,希望正在受隔離的人士可以平安無事,確診的病人也能夠早日康復。 在這次旅程中,我學會了幫助別人,將自己擁有的盡可能施捨給有需要的人,但只靠我是不夠的,希望全球的市民都可以實踐到互助互愛的精神,在這緊張的時期,在家裡必須多喝水,做一些 簡易的帶氧運動,增加自身免疫力,在街上也切記要戴好口罩,進食前後要用酒精搓手液消毒雙手,不要摸眼、耳、口、鼻,回到家後亦必須要用洗手液認真清潔雙手, 讓一起打贏這場可惡的疫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