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決定了

  • 作者: 朱敏玲
  • 寫作年級: F4
  • 寫作日期: 2019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被告人黃一心謀殺罪名成立,判終身監禁!退堂!」全場嘩然。雖然承受著陪審團的毒針,受害人家屬的利刃,旁聽者的暗箭的心早已被傷得千瘡百孔,但從我下決定那一刻就一直掐在我喉嚨的手終於鬆開了。我原本緊皺的眉頭得到安撫,微微揚起嘴角、露出滿足嘅笑容,對著法官、對著受害人家屬九十度彎了腰,接受了對我和他而言最好的裁決。如果人能活到一百歲,那麼為了他,我決定賭上我餘下的八十年光陰。

他—是我最親的人,打從出生就如連體嬰般注定跟他脫不了關係。他是燈火,我是飛蛾,飛蛾願意為了燈火自取滅亡,如我為了他甘願犧牲自己的前途。

啪嗒,大閘關上,只剩下四堵牆。我不曾後悔我下的決定,但到此刻我仍不明白他的雙目為何會染上血色。那天的事如炸彈般再次在我的腦海炸開,把我的心炸得只剩下灰燼......

那天晚上天空紅得嚇人,我一隻腳踏進家門,卻聽到後巷傳來微弱的聲音,如長矛劃破寂靜的夜晚。要過去看看嗎?還是用黑布蒙上雙眼,雙目一閉,假裝看不見?「啊!」尖叫聲把我從猶豫的深海撈出來,再由不得我猶豫了,浮出水面的我清醒過來,立刻跑到後巷查看,卻沒想到現實如海嘯撲面而來,絲毫沒有給我準備的空隙。

腥臭味充斥著我的鼻腔,我的瞳孔和渾身的毛孔都迅速擴張,像炸了毛的貓一樣警惕著,不敢引起他的注意。眼看女子快要倒地了,我只能躲在角落,腿變得如千斤重,費盡全力也不能動彈。抬眸一看,眼前的男子竟是他!眼前的景物失了焦,䑃糊了,又再對焦。怎會是他?這個問題一直纏擾著我,纏得我喘不過氣來,纏得我頭腦昏脹,纏得我雙眼充滿血絲。我大力地敲打著腦門,想把今天的事忘掉,我拼盡僅存的力氣跑回家,那個屬於我和純潔如初的他的家,抱著一絲僥倖想質問他。

打開門,見到的卻是他那怯弱討饒的神情。他曾經純真如天空的雙眸彷佛染上了血色,是邪惡、是罪。我顫抖的嘴唇哆嗦著,張開嘴,又閉上,拚了命想說話,可是最後什麼也沒有說出來,他還是那個他,我們卻再也回不去了。溫熱流到嘴角,是苦澀的滋味。

我無力地靠著門跌坐在地。他跪著往我爬來,合上沾滿血的手,低下頭,卑微得如淋了雨的流浪狗微微發抖,一如以往淘氣闖禍後向我求饒的樣子,但這次我實在無法一如以往。我抱緊他,嘴裡零碎地吐出安慰的字句,像是以往每次安慰他一樣令他定心,但我心裡清楚這是說給自己的,他只剩下我了,我絕不能倒下。我的雙手捧著他血跡斑斑的臉龐,對上他的雙眸,的確,他的雙眸早已染上血紅,不再是那看了就讓人憐惜的雙眼,但他依舊是我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的人,如信仰一樣重要的人,我不可能讓任何人毀了他。

但那個女孩呢?她也是無辜的,我更不可能傷害無辜的人。再次對上他的眉目,過往無數與他的回憶充斥著我的腦海,他是那樣的純真,總跟在我後面扯著我衣角的小男孩是多麼需要別人保護。他那怯懦的眼神讓我明白,我絕不能讓他自首、自毀前程,更不可能告發他!那......只剩下唯一的方法了,也是我最後的決定。我只能賠上自己......

「是!是我殺的!我妒忌那女孩的美貌,起了殺心,不用追查了,是我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