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我的童年

  • 作者: 黃焯怡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0-2
  • 學校: 青年會書院

光陰易逝,豈容我待。光陰總是一瞬間便從時空的空隙流逝,捉不著,摸不著,但看得見。小時候的我,渴望著長大,總想著:快些長大該多好啊!長大便能長得高高的,再也不用搬著小板凳往高高的櫥窗拿零食;再也不用等爺爺嫲嫲出門才能開電視機看卡通片;再也不用撒嬌才能玩遊戲。

自我有記憶以來,我的童年是在農村渡過的。那時候的農村,還沒有太多高科技的產品,沒有電腦,只有家裡的幾個大人才有手機,而這部手機的功能只能打電話,發短訊和僅有的幾個小遊戲,如貪吃蛇、數獨遊戲和俄羅斯方塊。即使只有這三個小遊戲,貪玩的我總是會向家裡的大人撒嬌:「給我玩玩嘛!玩玩嘛!」那是兒童才獨有的撒嬌能力啊!家人總是被我的撒嬌功力給打敗而妥協,把手機給我玩。因為小時候的我,白白胖胖的,睜著炯炯有神的大眼,眨幾下,再以小女孩軟軟的聲音撒嬌,家人便心軟了。

小時候的我可以說是一只小猴子也不為過。爬上隔壁屋的龍眼樹去摘龍眼,然後不小心踏錯腳,掉落了地下,骨折了要打石膏;跟別人家的小孩打架,遍體鱗傷的,然後被家人勒令一個月不準出門;悄悄然地跟在別人的身後,然後突然地大叫一聲:「啊啊啊啊啊!」便快速溜走。村民都稱我為假小子,他們家的男孩子也沒有我這般頑皮。不少村民都向我家人投訴說:「你們能不能管管她,她是女孩子,不是男孩子,你們要教教她怎樣溫柔、嫻熟、大方得體而不是整天和男孩混在一起然後打打鬧鬧,要不然會被別人說閒話的,再這樣成為一個混世魔王,以後便嫁不出去的了!」每到這時候,爺爺嫲嫲總會敷衍地向他們答應:「好的,好的,我們會管教下她的了。」可能因為是家中的獨生女兒,再加上自小父母便不在身邊,家人都不會太過斥責我,最多只會嘮叨我幾句。我就這樣在爺爺嫲嫲的縱容下長大。

光景不待人,須臾成髮絲。眨眼間,我也長大了,已經十八歲了。我已經不在那個容我搗亂的小村莊,而是到了發展迅速的香港生活。從法律上來說,我已經成年了,無論做出什麼事情都需要自己承擔。他們就把我從小村莊接來香港讀書,要說最不習慣的是沒有人陪伴。父母忙著店鋪的繁瑣事,而家中只有自己一人。在學校還未融入到同學們的小圈子中。在這裡,人難免會被迫長大,雖然我已經長大到能拿到在高櫥窗的零食,能在家中自由自在地看,電視不用等父母或者家人出門才能看,也擁有了自己的智能手機,但我卻好似快樂不起來了。在這裡,人生地不熟,沒有朋友,沒有那個和我打鬧的鄰居,沒有那棵讓我攀爬的龍眼樹,沒有那畝讓我丟石頭的魚塘。可能正因身處在這個環境,每當我遇上困難或不順心的事情,我總會想起那段成為混世魔王的童年,然後微微一笑,便感覺什麼事都能解決得到的。因為那段童年是歡樂的,愉悅的,是在這個世上,僅屬於我的一段童年。

童年為我在成長的路上添上一筆絢爛的色彩,即使以後遇到困難,也會化為力量令到你開心的一段時光。長大迫使我們撇去幼稚變得成熟,迫使我們撇去調皮變得穩重,迫使我們撇去對家人的依賴變得獨立。不用怕,因為那是成長的必經之路,只要我們心中仍有那個歡樂的童年,無論在何時,我們都仍然是那個混世魔王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