鑰匙

歲月的流沙,輕撫過奶奶的手。即使千溝萬壑,卻仍能打開我的心門。

幼時,我的世界是那麼懵懂,唯奶奶是我仰望的對象。

春風伴著綿綿細雨,好像有道不完的故事一樣,灑落人間。

奶奶撐著那把舊傘,接我回家。回到家門口,奶奶將她結著繭子粗糙的手伸入口袋,利索地抽出一大串鑰匙。她熟練地找到那枚丹鑰匙,奶奶一抖鑰匙,那鑰匙上的水珠都盡數落地,鑰匙也相互撞擊,叮叮噹噹,直叩心門。關上門的那刻,所有的風雨都被擋在門外,我便一下子崇拜起奶奶來。

時間如漏沙般流逝,我長大了,已高出奶奶一小節。我開始變得獨立,有屬於自己的鑰匙的願望便愈發強烈。每當我看著奶奶在那一大串鑰匙中摩挲著,摩挲著,直至夕陽西下,暮色降臨,才試出正確的那把鑰匙時,我便會不耐煩地急跺腳,她還是說:「別急,別急。」

一個傍晚,我回到家門口,卻又不見奶奶的身影,我的心愈發慌亂,肚子也開始叫囂著。我心想:奶奶可是老糊塗了,不知道跑哪裡了,我就應該自己拿著鑰匙的。

但每當我對奶奶說起這事時,她總是苦口婆心地說:「你還小,自己拿鑰匙還不安全。」說罷,只留下我一臉的失落。我與奶奶之間彷彿有一道門,沒有鑰匙,怎麼也打不開。

如今,我也忘了與奶奶的不愉快。畢竟,爸爸媽媽把我接進城裡住了,城裡的門是密碼鎖,再也不需要鑰匙了。但我卻開心不起來,我常常站在門前,對著密碼鎖發呆。

今年生日,爸爸媽媽說要給我一份特殊的禮物。他們小心翼翼地捧出了一個小盒子,小盒子裝飾得挺精緻,雕著精美的木紋,邊角圓潤,撫摸著還能聞到一陣清香,讓人不敢褻玩。

輕輕推開木盒,迎面而來的是幾點亮光,原來是一枚鑰匙!它不僅有金屬特有的光澤,還襯著木盒的清香,更加迷人。鑰匙孔上繫著一根小紅線,剛好可以扣在書包上。木盒的另一端還貼了一個小紙片,上面寫著幾個扭曲的字,「這是老家門口的鑰匙,給你配的,想回來就回來吧!」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如絲綢劃過臉滴落。我的心柔軟了,曾經那些無可訴說的酸楚充斥我的心房。如今看到木盒裡的鑰匙的那一瞬間,我知道,我得到了奶奶的認可,我真的長大了。

初春之時,乘著細雨回到老家,那碎石路上載了多少童年的記憶啊。手裡攥著鑰匙的我,輕輕捻著鑰匙,激動地把它插入鎖孔,旋轉起來,老門便隨著鎖孔顫起來,然後「吱呀」著打開,屋裡還是熟悉的奶奶的味道,散入屋頂的氤氳中,隨風吹散。我衝上前,給奶奶一個擁抱。我們一同笑著,笑聲如鑰匙碰撞般悅耳。

奶奶用她皺巴巴的手,拿著愛的鑰匙,打開了我的心門,讓春風吹進屋,也吹進我的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