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言寸草心

秋天到了,天氣漸漸轉涼, 在我出門前, 我的母親每天總是重複著一句話:「天氣轉涼了,多穿一件外套吧!」每次聽到這一句說話時,我都會表現出一副滿不耐煩的模樣,我感到萬分厭煩,因為我已經不再是小孩子了,我有自理能力,我懂得冷暖,不用再事事被提醒,感到冷時自當懂得穿衣服。

這天早上,我穿好紅十字會的制服,準備出門去參加探訪老人院活動時,媽媽突然叫住了我,要我多穿件外套,看著母親認真的眼神,我只好無可奈何地穿上了外套出門,出門後我走了幾步,便把她給我的外套脫掉了,塞進書包裡。

到達老人院後,我向與我同行的朋友一心吐糟著我的媽媽,訴說著媽媽怎樣每天早上,總是嘮嘮叨叨的要我穿外套出門,一心聽到後幽幽地說:「真羨慕你,你的媽媽能這樣的關心你!」

聽到一心這句話後,我不解地看向她,心裡滿是疑惑。可能一心看到我懵懂的樣子,便解釋道:「你也知道,我成長於一個單親家庭,我媽媽一手把我養大,但她一份工作的薪水根本不足夠支橕整個家庭的支出,所以她只好多做幾份兼職,為了我,她每天都早出晚歸,在我出門上學去時,她已早早出門上班去了,在我準備睡覺時,她還沒下班回家;我們每天能交談的時間也不超過十分鐘,雖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想見面也很困難。所以我感覺你真的很幸福,我真的很渴望我的媽媽每天早上都能溫柔的提醒我多穿一件衣服。」我聽完一心的話後,呆站在原地,我的心裡五味雜陳,我不知道應該有甚麼反應,不知道如何是好。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受。我坐在一旁,久久不能釋懷。

究竟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呢?我坐在一旁沉思了很久......

對媽媽 — 是內疚? 是後悔?我更認為是自責。

對一心 — 需幫助?需安慰?我更認為需陪伴。

對自己 — 該學懂世事絕非理所當然,該學懂珍惜。

坐在回家的小巴上,反反覆覆地回想著今天的一切。下車前,在背包裡把外套穿上,慢慢地走回家中,媽媽早已為我預備好了飯菜。媽媽問:「今天冷嗎?」我回道:「挺冷的,幸好妳提醒我要穿外套。」雖然今天天氣其實不太冷,但我知道,在媽媽眼中,永遠會怕我吃不飽,穿不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