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子

晶文薈萃 十優文章

自我出生以來就有一張四方桌放在家裡,聽說是爸爸買回來的,搬了數次家也沒有丟棄。桌子正正方方的沒有圓角,老實說我一直以來都有點嫌棄這張桌子,因為它深棕色的外表總是給一種木訥沉默的感覺,桌子下面是由四根粗大的圓柱支撑著,看起來承托力十分高,貌似無論在上面擺放多少東西也不是問題。也許正是如此,我們家總是會在桌上擺滿各種雜物,有媽媽昂貴的護膚品,有弟弟最愛的玩具車,亦有我兒時最珍重的數本小說,卻唯獨沒有留給爸爸擺放東西的位置,不過亦沒聽過他對此有任何的怨言。

隨著歲月的洗禮,四方桌已略顯殘舊,表面深棕色的油漆已被刮花了些,而其中的支柱看起來好像已老化了不少,但我們卻沒有為意,甚至得寸進尺,繼續在桌上擺放我們的東西,不停增加四方桌的負擔,但桌子沒有埋怨,只是選擇了默默地堅持承受這一切。

可惜的是有天,那張承受了無數重壓和負擔的四方桌終究是撐不住了,發出了「啪嗒——」一聲的巨響,這也許是四方桌第一次「發聲」,聽起來是如此無助孤獨。這聲巨響把媽媽和弟弟都嚇壞了,原來四方桌的其中一根支柱因老化加上承受不住重量而斷裂,桌上的東西都倒了下來,場面一片狼藉。爸爸見況便冷靜地走上前把東西都搬開,沒有責罵,只是輕輕地安撫了我們,但蹲下來時竟一不留神地傷了腰,我嚇得立馬上前攙扶他,爸爸卻執意要去收拾雜物。我看爸爸蹣跚地搬著東西的背影,不知是不忍心還是怎樣,我也上前去了幫助他,當我嘗試把東西提起時,才發現一點也不容易,東西重得令我錯了重心,失去了平衡,幸好爸爸及時發現,扶住了我。原來哪有甚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我負重而行。

這時的我看著爸爸和已破爛的四方桌沉默了良久,彷彿看見爸爸身上無形的枷鎖,鎖的末端扣連在我的身上。但他卻從無怨言,只會默默承受,不願我們擔心,總只想著要帶給我們一家四口一個快樂安穩的生活。

後來弟弟提議是時候把四方桌丟棄,要去換張新的,媽媽也贊成這張桌子的確有點殘舊了,而且不一定能修好,爸爸這時沒有說話,只是沉默地看著我們,等著最後的結果。這刻若換作以前的我肯定也會贊成他們的想法,但我卻一改往常,不願丟棄這張看起來木訥又殘舊的四方桌。也許是因為已和它多多少少有了點感情吧,這麼多年一直在我們家裡為我們付出了許多,亦陪伴走過了許多的路。亦也許是因為我在這張四方桌上看到了爸爸的影子,正正方方的沒有圓邊,一直以來都是嚴厲而公正的,給人一種木訥深沉的感覺,又總是像支柱般支撐著我們,一路以來毫無怨言。所以我多次哀求留下這張四方桌,媽媽和弟弟也只好妥協了,不知是否我想多了,爸爸看著我為此執著的樣子,好像不禁提起了些許嘴角,像在老懷安慰般,和我一起修理了那一張四方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