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人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

當老師宣布這次的作文題目為《XXX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時,我的腦海立即浮現出一張臉——傭人的臉。

傭人姐姐是一個印尼人,名叫伊塔(譯名)。她個子不高,身形肥胖,皮膚黝黑。她有一把被染成淺綠色的及腰長髮。她臉上有一個「蒜頭鼻」,一口潔白的牙齒,天天用著不流利的廣東話和我們說話,黑褐色的眼睛每時每刻都流露出她當時的心情。

小時候有一次,我凌晨五點起床,想上廁所。我睡眼惺忪地向廁所走去,但廚房的亮光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頓時睡兒全消,連廁所也忘了上。好奇心在我的心中膨脹,我躡手躡腳地走向廚房,看見伊塔滿頭大汗地為我們一家準備早餐。年幼的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每天擺在桌上的豐盛早餐是傭人姐姐用珍貴的睡眠時間換來的。

我升上小學之後,功課自然變多,有時做功課都會做到三更半夜。有一次我做功課做到凌晨一點,經過一輪令人生不如死的功課「盛宴」後,我拖著疲累不已的身軀走回房間,輕手輕腳打開房門,以免吵醒伊塔,擾人清夢。但我打開房門後,發現伊塔竟然還沒睡!我驚訝不已,就問她:「你怎麼還沒睡?」她的眼中帶有一絲怒意,說:「還不是因為你!你沒睡,我睡不著呀!我就好心拜託你,以後早點做功課,不要只顧著玩手機,將功課拖到最後一刻才做!」說罷,就立即鑽到被窩裡呼呼大睡了。我聽完她這番話後心裡很不是滋味,然而思考過後,我知道伊塔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她關心我的睡眠質素和學習狀況,並不是單純駡我干擾了她的睡眠這麼簡單。

眾所周知,中學有一門課叫「生活與科技」,而這門課中的「家政」部份是令我又愛又恨的東西。這個部份上學期教授縫紉技巧,一天,老師佈置了一份令人煩厭的縫紉作業,要求我們將名字縫在圍裙上。這份作業要在下一課交,即是兩個循環週後。很快,我就將圍裙的事忘得一乾二淨。直到交功課前夕,我看見同學在通訊群裡討論這事,我才猛然醒起有功課要做,連忙拿出針和線,開始了我的工作。但不到十五分鐘,我便放棄了,因為我要不是將線縫得歪歪斜斜,就是縫到一半縫錯了,要重新來過。我知道這樣下去會不能成事,就匆匆去找救兵:「伊塔!伊塔!快來幫幫我!」她一看到我的家政功課,就指出我有好幾處都縫錯了。而且她認為我在其他地方都縫得十分參差,必須整份功課重做。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拆線重做。伊塔一步一步地教導我正確的針步,又教導我一些實用的縫紉技巧。經過一小時的奮鬥後,一份像樣的功課終於完成。老師都十分欣賞我的作品,評為佳作。我回家立即向幕後功臣伊塔表示感謝。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當伊塔是家人。她像我的嚴父,也像我的慈母。伊塔教導我,幫助我,關心我,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伊塔已經和我相處了十多個寒暑,我知道她也該回家鄉了,所以我想藉這個機會對她說聲:「謝謝!」

「嘿!在想啥呢?」突然,一把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將我的意識帶回課堂上,原來是好友司徒向嵐叫我。我回過神來,對司徒向嵐說:「沒事,但我好像已經想到作文題材了。」「這麼快?」她驚道。「喂,怎樣了啦!」另一名好友黃愷詠也來湊熱鬧。「哎呀!你倆別吵了!我要趕快將剛才想到的寫下來!」於是我拿起筆,開始奮筆疾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