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獨居老人所見有感

那次,是我第一次參與義工活動,沒想到﹐這個「第一次」會如此的深刻。

還記得當時我是抱著一種玩樂心情來參與義工活動,原以為只是幫幫所謂有需要的人,誰知受訪者居然需要面如此的困境、難題,那次義工活動,雖然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但探訪後的那種心情、感受卻不會隨時間而被冲淡,現在回想起來,依然深刻,刻骨銘心。

當時我和朋友及一名領隊到達受訪者——獨居老人林伯的住處,在見到林伯之前,領隊簡單交代了林伯的背景,並叮囑我們要做好心理準備,屋內可能會有一些噁心的氣味,凌亂等的情況,希望你們能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接受屋內的環境。之後,我們正式開始探訪活動。

一打開門,迎接我們的並不是林伯,而是一陣陣撲鼻而來的酸臭味,起初的確難以忍受,不過到後來,我們漸漸適應了這種「咸魚味」。

氣味之後,有一個人漸漸轉入我們的眼簾,他便是我們的受訪對象——林伯。

「林伯,我又來探你了,這次,我還帶了兩位小朋友來見你。」林伯興高采烈地笑著迎接我們,雖則行動緩慢,但依然走到門前迎接我們。

入到林伯的住處以後,我看見的景象遠超我的想像。住處的四處佈滿了報紙,紙皮;其上還佈满滿猶書本般厚的塵,進到屋以後,我渾身不自在,但依然硬著頭皮堅持。

林伯的住處不大,不足百尺,在扣除雜物以後,能用的地方更不足一半,林伯只擺放了一張小小的餐桌在一旁,桌上放了一台充滿歷史味道的收音機,然後剩下的地方,只放了一張床墊,這就是屋子的全部,家居景況就這樣,當時我心想,換著是我,我應該生活不了。

當我們進到屋時,林伯正在吃飯,看住林伯桌上只是半碗白米飯,燙青菜,可見林伯的生活非常簡樸,雖則如此,但林伯不知在何找來兩包餅乾,招待我們二人,還說道:「抱歉,今日不知你們的到來,未有充足的準備,家中只得兩包餅乾,希望你們不要介意。」

看似一包普通的餅乾,但背後充滿著林伯對我們的心意,當時的我還不曉得這背後林伯所付出的時間,辛酸,才換取到這兩包看似微不足道的餅乾,我爽快地接受了林伯的這份「大禮」。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真是笨極了,但接下來真正使我感觸萬分的,是雜物群中的清泉——收音機旁的鳥籠。

鳥籠中養著一隻相思鳥,不過卻悶悶不樂,只是呆呆地站著,本身我十分好奇為何林伯依然堅持養牠。雖則好奇,但我並沒有問出口。

事後,當我們作事後檢討時,我終於問關於鳥籠的事,原來林伯本來有一個妻子,不過已經去世了,而那隻鳥,本來是一對的,在林伯妻子離世以後,其中 一隻鳥兒也去世,只剩林伯與餘下的一隻鳥兒相依為命。

原來鳥籠和林伯背後,還存有這麼心痛的一面。

在看見林伯的家居情景以及生活狀況以後,有股莫名奇妙的情緒正在痛擊我的心臟,我的心悶著,彷彿不能呼吸一樣,很辛苦。

尤其是得知鳥籠的事以後,我很後悔,後悔為何自己從不知道原來社會中,像林伯一般的老人為數不少,但當中有多少人能像林伯一樣幸運能定時有人探望?有多少人是要自己一個獨力承受這種無人問津的痛苦,還要過著如此困苦的生活?

經過那次,我明白到獨居老人不論生活上﹑情緒上的痛苦、困難。那次的探訪活動之後,我明白到社會上還有更多像林伯一樣需要幫助的人,同時我都希望能幫助他們。

在那次探訪活動之前,我抱著的是玩樂的心態,但我錯了,那些受訪者是抱著認真﹑期待的心情接待我們,因此我都應該要以同樣的心情﹑態度來面對受訪者。比起義工的角色,我認為我們應該要擔當聆聽者的角色。去聆聽他們—獨居老人所想訴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