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景

人們是如何定義風景的呢? 是早晨拉開窗簾看見的綠意盎然?是下午在海灘看見的落日餘暉?還是傍晚抬頭的星辰閃爍? 於我而言,這些都是大自然中最為常見的景色,它們都能讓人們在繁忙的事務中,令人心曠神怡。但是,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著不同於自然界的風景,是屬於人間獨有的風景,同樣讓人覺得美好。

許多年前,我得到了人生中第一部相機。它小巧精緻,重要的是方便攜帶。我很喜歡在閒暇時,帶著它到處溜達,不過大多數是去海邊,去沙灘,去擁有花草樹木最多的地方,嘗試拍出一套風景大片。即使回到家後發現效果差強人意,也會依靠後期修圖變成我想要的風景照。

可在我拍過的所有風景照中,有幾張照片我從始至終沒有修改過。

那是一個下雨天,正值下午三、四點時,天空灰的像哭過一樣,氣溫也比平時降低了幾個攝氏度。我從來沒有試過在雨天拍攝風景照,在晴天拍攝的風景,到了雨天會變成甚麼樣子呢?我不知道,但我想知道,於是我將相機放在包裏,拿著傘便出了門。一路走下來,沿著海邊的走廊,雨中的海面霧濛濛的,樹葉被雨水沖刷得很乾淨,一切景物在雨中像重生了一般。拍攝完畢後,我滿意的翻看相機裏的照片,然後放回包裏,準備回家。

當我經過一個菜市場時,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正冒著雨,步履緩慢的推著裝了橘子的小推車。我的目光正看向老太太面前的地面,我撐著傘,正準備過去幫忙。也許是路面太滑,也許是小推車太重,老太太的鞋子突然打滑,摔了一跤,車上的橘子也隨之滾落。我心裏一緊,連忙跑過去扶起老太太。意料之外的是老太太的左手邊突然也出現了一雙手,我抬起頭,是一個年齡與我相仿的女孩。她和我一起扶起老太太,並在推車上檢起掉落的橘子。我開口詢問老太太:「沒事吧?需不需要我送你去醫院?」太太擺擺手笑著說:「沒事,謝謝你們啊!」我們帶老太太去到一個可以遮雨的地方,並把推車放在了我們旁邊。

我向店家買了幾包紙巾,幫老太太擦乾淨衣服上的水漬,那個女孩同樣地在旁邊幫忙。過了好一會兒,我們問老太:「你的家人呢? 這麼大的雨,您以後就不要出來了,應該在家裏好好休息啊!」老太太笑了笑,看向外面的雨有一會兒,才慢悠悠的向我們說了緣由。

老太太有一個兒子,兒子已經成家立業,最近因為資金周轉不過來,正煩在心頭上。老太太想著出來賣水果、幫補家裏生計,所以就算是雨天也會出來做生意。老太太平時都是獨自一人在家,聽聽收音機、看看電視,到了時間就出來擺攤。至傍晚才收攤回家,一天也就這樣過去了。兒子太忙了每次打電話過去沒說幾句話便掛掉了,老太太好幾次把想對兒子說的話,都因此又咽回肚子裏。我和女孩互相看向對方,老太太的話讓我覺得有些無奈與難過,老人想要的是家人常伴於自己身邊,但很多人出於工作原因,被迫放棄與家人相處的時間,想著等自己有足夠的財富了,便陪伴家人,但很多時候卻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我鼻子一酸, 萬千情緒湧上心頭,開口和老太太說道:「沒關係,我以後常常來看您、陪您說說話。您有甚麼話都可以和我說,我也會常來看您的女孩。老太太的眼裏突然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光,她咧開嘴說 :「好!好!謝謝你們,你們真的是好孩子,奶奶現在很開心。」然後,她慢慢站起來,我和女孩想伸手去扶,老太太擺擺手,去到小推車旁邊,左挑右選,選出兩個大橘子,放到我們的手裏,說道:「來,奶奶請你們吃橘子。這兩個橘子沒摔壞,很好吃的。」我們三人坐了下來,我剝開橘子,吃下其中一瓣。橘子入口時,清涼甘甜。女孩剝開橘子,將其中一片分給老太太,我們三人有說有笑的,時間不知不覺就溜走了。

在與老太太和女孩道別後,一個男孩叫住了我。我轉身,那個男孩笑著跑來說道:「你好!我留意你們好久了,剛剛沒忍住為你們三個拍了張照片,想給你看看。」他舉起相機,相機的屏幕上是我、奶奶、女孩三人在分橘子吃的場景,畫面中的三人臉上全是笑意。在這寒冷的下雨天中,很是溫馨。我向男孩保存了這張照片,拿著我的相機回了家。我反覆查看這張照片,下午所經歷的事情又浮現在我的腦海裏。我照例在朋友圈發布照片,但這次在眾多的自然風景照中,我將這張照片放在了中間位置,並配文道:「原來這也是一道風景。」

我一直追求拍攝風景大片,並習慣用上濾鏡,但這張照片,我沒有用上濾鏡,一切保持著原本的樣子,因為它本身就已很美,不需要修改。日常生活中的真善美,原來也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林翼勳博士評語

如實拍攝出人間真善溫馨之鏡頭。所述細致周至,令人感動回味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