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暴雨下的街景

「轟隆——轟隆——」一陣雷聲把本該在睡夢中的我嚇醒了。我睡眼惺忪地點開手機屏幕,七點。隨後點開媽媽的簡訊:「我和爸爸晚上才回家,記得準時吃早餐。」揭開厚重的被子,簡單洗漱後便聽到電視那頭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是天文台報導員在盡責地報導現在的天氣。「颱風現已登陸本港,天文台已懸掛八號烈風警告信號,請市民做好預……」我打開冰箱發現竟空無一物,心想:怎麼甚麼都沒有?真倒霉!看來,只好出去吃早餐了。

走出電梯大堂,只見平日晴空萬里的天空被一層層的烏雲遮蓋著,便忍不住在心裏暗暗叫道:這種天氣,該不該出去吃早餐呢?轉念間,想起家中空寥寥的冰箱,再摸摸飢腸轆轆的肚子,只好硬著頭皮出門了。

我一邊後悔著,一邊沿路前行到達內街。突然,一隻黑色的蝙蝠張開翅膀向我迎面撲來,我嚇得跳閃到柱子後,可惜還是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我擦了擦臉,定神一看,原來是黑色垃圾袋。「呸!真晦氣。」又把垃圾袋扔到地上揉踩了幾下。

內街一片狼藉,商店的招牌被強風吹得搖搖欲墜;垃圾桶內的垃圾被吹得散落一地;就連小巴站的站牌也被吹得東歪西倒。平日裏人滿為患的內街現今卻只剩下寥寥幾個行人,一股荒涼的氣息瀰漫在整條街道上,冷嗖嗖的風像銀針似的刺進我的皮膚。一下,兩下……

我下意識地裹緊大衣,沿著內街緩緩前行。終於到達了商場,可商場竟沒有一家餐廳開門。老天爺啊!您老能不能不要玩我啊?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去新港城吃早餐了。

步行至巴士站的途中,狂風大作,把我吹得快要飄起來了。我弓著身子,艱難地邁著步子,狂風在我耳邊呼嘯,我不禁加快了步伐。在等巴士時,我瞥見路旁被風吹彎了腰的樹木,被風連根拔起的小草,被風推倒的廣告牌……這時,巴士到了,我連忙上車。坐在溫暖的車廂裏,彷彿溫度有了顏色,溫暖是橘橙色,而車外的狂風則是晦暗的黑色。

雖然我坐在車內,但風仍然窮追不捨地拍打著車窗,彷彿要連車帶人捲入風口一般。我不禁油然而生對大自然的敬畏,並感歎道:「這一次的颱風真是威力不小啊!」

途經公園時,我看到數隻流浪貓狗蜷縮在草叢裏,遠處的涼亭長凳上則躺著衣衫單薄的露宿者。即便是二十一世紀,即便是高科技時代,即便擁有悠長的文明歷史,我們也難以應對此次的自然災害,更何況是流浪貓狗和露宿者呢?如果找不到一處躲災避難的地方,那麼對牠們而言,每一次自然災害都將是一場致命的屠殺。「下一站:新港城。」到站提示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剛下車,一股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我一路狂奔進商場,前腳剛到,後頭便下起了瓢潑大雨。幸好跑得快,不然就要成落湯雞了。這該是倒霉的一天中唯一的幸運了吧!

望著街道,有拉著小孩匆匆跑進商店避雨的婦女,有擔著傘卻被飛速的車濺得一身水的西裝男,還有拿著測風儀在暴雨中追風的少年。我希望把這僅有的一份幸運分享給他們,願颱風可以早早過去,讓人們可以繼續正常的生活。我相信,暴風雨過後,一定會有彩虹。


林翼勳博士評語

筆下捕捉颳風下街景之真實駭人情節,唯心中仍存美好之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