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忘記

我永遠都無法忘記,因為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我也與自己約定那將是最後一次。

天空蔚藍,晴空萬裡,天上的雲純潔如白紗,我和認識很久的好朋友一心,一起在外玩耍,我們在寬敞的道路上走著,雖然風和日麗,但出行的人和車卻很少,連路過的螞蟻都寥寥無幾。

走著走著,我們路過一家熟悉的商店,裡面全是孩子們最愛的零食、汽水和玩具,看著琳琅滿目的商品,我和一心互看了一眼,隨後摸摸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我們失望地搖了搖頭,看來是和這些商品無緣了。

一心轉身打算離開這家商店,我立馬跟了上去拉著一心到商店門口的角落,對一心説:「不然我們把最外面放著的那個玩具拿走吧!反正店裡沒有客人,只有一個看守的員工,我們不會被發現的。」一心起初是震驚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問我:「真的嗎?如果被人發現了怎麼辦?」我開始思考起來,目光轉向四周,聚焦在不遠處的垃圾堆,「被人發現我們就説是在那裡撿到的。」我指向垃圾堆對著一心説。一心點了點頭 算是答應了要與我一起行動,我對一心說出我的詳細計畫:「等會我給你打掩護,你去拿 我們假裝看一看就走。」

雖然計劃時自信滿滿,但真正展開「作案行動」時,還是非常心驚膽戰的,我故作鎮定的走進商店的轉角,找到一個可以同時看見店員和一心的位置,看著店員正抬頭整理架子上的商品,我給了一心一個肯定的眼神,心中呼喊:就是現在!這時一心開始撕下貼在紙皮上的玩具,但意想不到的是一心手中的玩具仿佛是有了生命一般跳到了地下,許是動靜大了些,店員注意到了我們,一心趕緊將玩具撿起,連忙塞進口袋,可還是被店員發現了,店員質問著一心:「拿了什麼東西?拿出來!」店員的語氣很嚴厲,一心的手顫抖著拿出剛塞進口袋的玩具,目光飄忽地對著店員顫顫巍巍地道:「這是我自己的,我們剛剛在垃圾堆那邊撿到的,她可以作證。」被一心指到的我也戰戰兢兢地説:「對,我……可以作證,就在前面那個垃圾堆。」

如今看來,當時的反應屬實是漏洞百出,一戳就破,店員自然也不會相信我們,調出了監控,我和一心的所作所為一覽無餘,店主因為商品價值並不昂貴以及看在我們年齡尚小就原諒了我們。因為感到丟臉,我想要道歉,卻不知如何開口,就跑走了,今後也再也沒有去過這家商店,連路過都是繞得遠遠的。

後來的某天,在中文課上,老師教導我們「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的含義,我頓時就想到了我當時犯下的過錯,也許是因為沒有向店主誠懇道歉,得到別人真正的原諒,我始終對這件事情耿耿於懷,也非常責備當時的自己為何要做出那樣惡劣的行為。

放學後,我立馬去找了一心,和她説我想去向商店的老闆道歉,一心與我心照不宣,她也因為這件事情心裡留下疙瘩,決定和我一起去。我們來到商店老闆的面前,真誠的向老闆鞠躬道歉,並說道:「阿姨對不起,我們不應該偷你的東西,請你原諒我們,我們以後再也不會偷東西了。」老闆對著我們笑了笑,「知錯能改就是好孩子,下次不要再犯就好了,我原諒你們啦!」老闆說完,轉身到櫃檯上,拿了兩根棒棒糖遞給我和一心,説:「請你們吃的,吃完趕緊回家吧!」

經過這件事情,我明白了,認錯並不可恥,做錯事不道歉才可恥。當自己做錯事時,一定會後悔,只要及時改正錯誤,誠懇道歉才不會留下更大的遺憾。我吃著老闆給的棒棒糖,才明白原來道歉後可以得到對方的原諒是這種滋味,心裡的所有陰霾都煙消雲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