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氣球

  • 作者: 許家旖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1-11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午後的陽光明媚,微風微拂過臉頰,排著隊放學的學童魚貫而出,年幼的女兒大步朝我跑來,撲進了我的懷裏,我高興地揚起了嘴角,回給她一個緊緊的擁抱。在歸家的路上,小女兒一邊吱吱喳喳地向我描述著有趣的校園生活,一邊將她手中的氣球繩塞入我的手中。粉色的氣球上用著七彩繽紛的水筆畫著小巧可愛的圖案,一棟小房子前站著幸福快樂的一家人,父親挽住了母親的手,懷裏抱著紮著雙馬尾的女兒,是孩子在美術課上的作品。我抿了抿嘴唇,臉色大抵不太好看,瞧著女兒一蹦一跳的模樣,我不安地夾了夾手提包,裏面藏著我最不想暴露的真相,一張剛從律師事務所裏拿取的離婚協議書。

氣球上美好幸福的家庭根本並不存在。回想起來,決裂的開端大概早在很早以前便埋下了伏筆。丈夫早出晚歸,不斷加班的職場生活使我們之間所剩的溝通時間變得寥寥無幾,長時間的工作令他不堪重壓,脾氣變得愈來愈暴躁易怒。我自知性格向來倔強衝動,向來受不了一絲的委屈,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鬧,在這種內耗式的糾紛之中,再美好的愛情也抵不住柴米油鹽的消磨,再堅定不移的山海盟約也防不住一次次天崩地裂式的傷害與衝擊,我們之間漸漸從一對如膠似漆的愛人發展成了相互敵視的仇人,緊張跋扈的氣氛在這個家中蔓延,大戰一觸即發,而這個時候大抵只有尚被我保護在溫室裏的女兒對此依然一無所知。

我與丈夫關係的破裂就像白牆上的一道裂縫,隨著時間的侵蝕日漸擴散,以至整面牆壁。支撐整棟房子的力量隨時會面臨崩塌,我後來亦曾嘗試過挽救這個家庭,焦慮地為這棟房子修修補補,以堅持、強硬的態度作補釘,以最大的容忍與和平關係的追求作粉刷,為滿佈裂痕的房子粉飾太平,佯裝著它依然一如既往的溫馨而安全,足以成為尚且年幼的女兒眼中的甜蜜家園。或許沒有人會比我更清楚這座房子的脆弱,彷彿就如我手中的氣球,美麗而夢幻的背後是何等的不堪一擊,只需要一點點的外力就可以使氣球爆破,讓這空有假象的家庭支離破碎,徹底化為灰燼。但我不敢放手,任由氣球從我手中脫離,給予我自身一個解脫,因為女兒在看,對於年齡尚小的孩子來說,父親與母親就是支起房子的中流砥柱,我總不能,讓我最為疼愛的女兒眼睜睜地目睹著父母的分裂,從此失去了她本應該有的,最為安心而溫暖的避風塘,我亦不敢,想像自己到底要怎樣面對女兒疊聲的質問和滿溢淚水的眼眸。腦海中單是想像到這些畫面就讓我難過不已,宛如將我的心臟放入滿是腐蝕性的強酸液體之中,令我痛不欲生,呼吸困難,比這場失敗的婚姻更要令人來得無力。

我能放棄嗎?我還能支撐多久呢?倘若離異後我們生活又會是怎樣的呢?我不肯定地想,偽裝的平和彷彿是一場永不謝幕的話劇,冷漠的丈夫無意與我共演,我只能強撐著微笑,繼續著這場拙劣的獨腳戲,這令我疲倦不已。其實我的心中無比清楚,即使我將氣球抓得再緊,它早晚還是會於我的手中飛脫,就像那一直被修修補補的破房子般,崩塌只是時間的問題,孩子隨著時間的流逝早晚會發現父母不和的端倪,揭穿隱藏在雪白的牆壁後,由謊言所包裹的真相,彼時的情況又是否會比坦然的自白與分離來得更好呢?明知道最終的結局,卻又始終做著徒勞無用的事情,我洩氣地領取了離婚協議書,心中懷抱著一絲絲的僥倖,我定會與女兒共進退,時間會讓孩子長大成熟,明白父母分開的原因。然而當我望著那兩格雪白的簽名欄,卻遲遲沒有動筆簽上我的名字。

是放手,在氣球尚未破裂之時讓它以最體面的方式飄離;還是緊抓,即使是欺騙或是製造虛幻的假象,亦要讓女兒在尚且健全的家庭之中成長?站在分岔路口之中的我,牽著手中的氣球,怔怔地望著女兒撒嬌的背影,再次陷入無盡的迷惘與沉默之中。


林翼勳博士評語

有如意識流小說以敘事抒情,雖事未必真,造文則頗近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