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在於模仿

  • 作者: 李穎翹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1-12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學習的第一步是什麼?是模仿。試著回想小時候的你,是如何學會走路、吃飯和說話的?你看慣了媽媽邁步,她說「向前走」,你就按記憶中她走路的樣子跌跌碰碰地向前走了;她說「呀,張開口」,你就跟着她「呀」一聲地張開口吞咽進食了;她說「媽媽」,你就按着她嘴巴開開合合地叫媽媽了。學之伊始,便是如此簡單又神奇的一回事,仿著仿著,就學會了。

雖然說模仿並非難事,但要模仿正確,卻還是難倒了一些人。總有那麼些人,找不準該仿的對象,學錯了,變成一個又一個的笑話。當中最有名的一位,非東施莫屬,雖然只是捂了一下胸口,皺了一下眉,卻還是被人嘲諷了千百年。可更可悲的,當數現代的東施們,即便是到了千百年後,她們仍是學不會張開眼睛去學去仿。好好的青春少艾,因為「流行」,要不瘦成皮包骨,要不餐風飲露也要追着最新款的手機包包跑。學習這回事,對象是很重要的,若是盲目而為,無疑是削足適履一般的可悲之舉。東方有東施為例,西方也有灰姑娘的繼姐,二者任君選擇。只是二者都不是學習的正道罷了。

上述的一種人,是最愚蠢可笑的一類人,另一種人,則聰明得多了,至少標準了對象。模仿這回事吧,要是仿得太像太多了,還有個飽含貶意的別稱——抄襲。模仿是學習的第一步不錯,但模仿也有它的弊處,把控不好模仿的程度,任你如何潤飾為「致敬」、「學習」,在大眾眼中,恐怕也不能洗脫你抄襲的污名。你也許只可慨嘆一句生不逢時,沒能讓你爭得了這個先,只可成為抄襲者。但這種說法,總是洋溢着酸味的,要按生不逢時的說法來,那唐朝之後就該沒有新穎事物了,為何現代仍有年年都推陳出新的科技產品呢?總不會只有你一人生不逢時吧?因此,唯一可解的說法,應是你並沒有在學習,只是仿而不行,才被他人冠上了抄襲之名。

模仿與學習之間的分水嶺,在於個人在模仿以後,有沒有消化吸收,光抄經文名篇是沒有用的,墨水只是留在了紙上,真正的學習, 應是把墨水留在肚子裏。而學習比單純的模仿,更是百利而無一害。有些模仿,即便是近乎照樣畫葫蘆般,但因沒有裝模作樣地給自我正名,就是借着前人的威名而仿的,倒沒有被罵抄襲的。提個簡單的例子,你我總能在網上看見什麼「最像周杰倫」的素人芸芸,聲音形態是像,可終其一生,怕也達不到人家華語流行天王的地位,因為你只是過豷贋品。可如果你仿完,是仔細研究別人的編曲、風格,再轉化成自己在創作上的養分,取其精華而去其糟粕,那麼你很可能就是繼周杰倫後,最有潛力的華語音樂新人了。模仿只是第一步,是學習上啟蒙的好方法,卻不是終身學習的工具。

可最可悲的是什麼?是大家原來不顧名譽,強詞奪理地模仿,連「學習」這樣的藉口也懶得搬出來了。怪不得現代人要這樣改造一句古語,要有「人無恥則無敵」這樣的說法。以學習為目的模仿,是想借「仿」這個行為,把知識、技能轉化為自己所用,所得的是墨水或閱歷。但有些人仿,是把右手舉起的籃球改為左手舉起,這哪是轉化?這哪是學習?這是赤裸裸的抄襲,所得的只有金錢,這般扭曲模仿的價值,這般仿而不學,這般埋沒廉恥,真的好嗎?有益嗎?

模仿就像是把你領到課室門前的母親,是學習的第一步,這無可否認。但最終坐在課室裏學習的,終究是你自己。學習需要你把所得所學細細咀嚼,慢慢吸收,這從來就不是輕鬆簡單的事。倘若人一輩子都只靠模仿,停留在第一步,是不智的,是可悲的,是白費心力的。

要學有所成,是不容許你我鬆懈的。一不小心,可能誤把東西混淆,找錯了目標;也可能誤墜抄襲的陷阱,落得一世污名;更可能被懶惰或利益迷了眼,惹來一身銅臭。因此,學在於仿,模仿是學習的第一步,更是我們必須謹慎對待的雙面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