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希望一直都在

  • 作者: 蔡嘉穎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1-10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時有落花至,遠隨流水香。 — 題記

我的花,她落了,卻留下了種子,在陽光中散發著餘香。

「滴—滴—滴—」聽,是醫院窗外沉重污濁的雨,是我落下的血淚點點滴滴,是乘載希望的呼吸機最後的喘息。我早已發不出絲毫聲響也窺探不到光明,丈夫、家人的安慰是被大海吞蝕的細沙碎石,掀不起我內心的半點波濤,清風也吹不起半點漪淪。 撕心裂肺 、痛之入骨、肝腸寸斷,似乎沒有一副完整的軀殼,我從未如此絕望……萬念俱灰的陰霾遍佈神州大地,放眼望去,風急天高猿嘯哀,盡是滿目的破敗瘡痍,被黑暗籠罩著,沒有一點光亮,沒有,沒有了。

我的女兒,她沒有了,她才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上,這個殘忍無情的世界。憑什麼﹖憑什麼是你得了這個罕見病﹖為什麼﹖為什麼上天要從百萬、千萬個孩子裏選擇你!我恨這一切,恨這無法撼動的、命運的隨機性! 是我帶你來到這個世界, 卻要眼睜睜地送你離開,看著你花朵般的臉龐漸漸低垂,臉上的生機一點點地被病魔奪走,枯萎在雪白得刺眼的病床上,孤零零地躺著。我多想替你承受這一切,你是那麼無助,那麼弱小,那麼渴望來到世界上,感受世間的美好!而現實卻要給我們棒頭一喝,用血的現實告訴我們﹕它的殘酷,它的險惡,它的不公。

你是我黯淡生命中的光亮,有你提著希望的火燭向我就走來,才給我的世界帶來生機和陽光,讓百花欣喜地綻放,是四季如春的美好。誰能想到,希望與幸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熄滅,甚至還沒踏出第一步,也沒留下任何東西,像是並未存在過般,輕輕地走了,只剩下我滿地撿不起的心傷。

我緊閉著雙眼,一滴、兩滴,嘴唇的血混雜著冰冷的淚,打在地上,鞭撻著我的心靈。「很抱歉在這種時候來打擾您」,醫生抱有歉意地說。「您知道,孩子患上的是非常罕見的罕見病,存活率極低,通常只會在嬰兒身上發生。但由於病原體不足,醫學界很難研究出有效的治療方法,希望您可以捐贈出孩子的遺體,給醫學界當遺體老師,我們會盡力研究出方法,不會再有因為同樣的病而離世的孩子。」在旁的丈夫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我顫抖著用力抬起頭,睜開乾澀刺痛的雙眼,模糊間,我彷彿看見了些許的微弱的光芒。 「知道也理解你們的痛苦,但希望你們能做出決定。」醫生 朝著我們深深鞠了一躬,轉身,朝著孩子也鞠了一躬。「非常抱歉,我在門口恭候您們的答覆。」醫生留下了這句話,和那莫名偉大的背影。

是啊! 原來可以讓我的女兒成為遺體老師,救濟以後可能面臨這病的孩子們,無論是一個、兩個,還是數百個孩子,都能免於罕見病的苦痛與折磨,拯救絕望中的家庭。原來,這並非就是一無是處的噩耗;原來,孩子的離世能創造希望;原來,希望一直都在!

「柳暗花明又一村」,人生的意義並不會因為生命時鐘的停擺而喪失。若這命運的隨機性無法改變,唯有接受,那麼我們可以選擇改變「有蓬之心」,發現在絕地中隱藏的種子,而那種子也一定會為我們帶來暴風雨後溫暖而燦爛的陽光。也或許有人將沐浴在這福澤下,心中喃喃掛念她的偉大。

我踉踉蹌蹌地衝出病房,摸爬滾打地追尋著那逐漸耀眼的金光,「醫生,我們願意!」這一刻,我溫暖地沐浴在這聖光之下,喊出了希望,喊出了其他孩子光明的未來,滾燙的熱淚沖刷著我內心的陰霾,神州大地重現了天使的曙光,照耀著大地,萬物又恢復生機。原來,滿目瘡痍後也能春風化雨,絕境的背後另有一番嶄新的天地!

原來,花,仍在,並遠隨流水香。